首页 > 书库 >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庶女狂妻 紧缚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章节列表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妖芝蓝新书《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由妖芝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玉裳,丁思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玉裳气急败坏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旁的玉叶不停地骂着丁思若,言语不堪,表情狰狞,烦得她头疼,便怒斥道:“把嘴给我闭上!” 玉叶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6 20:0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芝蓝新书《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由妖芝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玉裳,丁思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玉裳气急败坏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旁的玉叶不停地骂着丁思若,言语不堪,表情狰狞,烦得她头疼,便怒斥道:“把嘴给我闭上!” 玉叶盯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免费试读

玉裳气急败坏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旁的玉叶不停地骂着丁思若,言语不堪,表情狰狞,烦得她头疼,便怒斥道:“把嘴给我闭上!”

玉叶盯着她看,气冲冲地问:“姐姐,这口气咱们就这么咽下去吗?就由得那女人耀武扬威?咱们这么多人,她就带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四儿,难道还怕她不成?”

目前她已明显处于劣势,好在身边的这些人毫无察觉,其实胭脂今日只是在她面前摆出姿态,并未对着王爷哭诉,可见对自己还是有所顾忌。

她皱了皱眉头,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这几日说话做事都加点儿小心!散了吧。”

“这也,太窝囊了!”众人都出去了,玉叶嘟嘟囔囔地说着。

“你以为我怕的是她吗?这不是窝囊,是权宜之计!这女人实在狠毒,咱们不得不防。”玉裳冷笑道,“咱们实在太过轻敌,才会中了她的毒计!”

“姐姐的意思是说?”玉叶恍然大悟,轻喊道,“她是故意装病,带着四儿演了一处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在王爷面前陷害姐姐?”

玉裳点头道:“你现在才想明白么!她这么做已不是第一次了!从穿破衣裳博同情,到吃冷菜装可怜,再到昨天装病,她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看似无欲无求,实则早就算计好了的!她大概打进门第一天就想好了,要做这寒竹居的女主人!”

“呸!”玉叶啐了一口,嗤笑道,“就凭她一个骚狐狸也想对姐姐取而代之?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嘘——”玉裳道,“小心隔墙有耳!”

“姐姐是说,那女人已经把手伸到咱们院儿里来了?”玉叶大吃一惊。

“如若不是早被收买,那凝香为何会冒死去救四儿?”玉裳咬牙道,“这女人实在阴毒!之前还是我太轻敌了,所以才会一再吃她的亏!”

“那可怎么办呢?”玉叶颦眉道,“就那么由着她在姐姐头上拉屎吗?”

玉裳嫌她说话不雅,白了她一眼,低声道:“如今我吩咐你几句话,你只管照着办就是了,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玉叶素来有些粗鄙,说话做事一根筋,常常不经过大脑,虽常有巴结之心,却总被圆滑的金枝抢了去,今天金枝不在,玉裳吩咐起她来,自然满心欢喜,尚且没有听到玉裳想说什么便已点了数十下头,满脸堆笑地说:“姐姐只管吩咐便是了,妹妹定然不会让您失望!”

“从今日起,你借我丢了老太太赏的玉簪为由,带几个心腹大丫头,将咱们这院儿里所有的屋子都搜一遍,一个角落不要落下。”玉裳眯着眼睛道。

“嗯。”玉叶仍旧不明白玉裳的意思,忙应声点头。

“我一会儿就将院里人的名单都给你。”玉裳道,“只要我在上头划了叉的,你一概推说她们偷了玉簪,打二十棍子撵出府去,办完了事儿,一把火将名单烧了!记住一句话,你撵出去的人,只能比我划出来的人多,不管是谁,不管我有没有划了她的名字,只要发现有一点儿不对劲儿,统统撵出去!”

有了这句话,玉叶自然高兴,连连点头,龇牙咧嘴地笑起来,说来也可悲,还没正式接过作孽的差事,玉叶已想到要借此次机会铲除异己自己作孽,将平日里见不惯的几个人连根拔起。

玉裳瞧见了玉叶的表情,不是猜不到她在想什么,只是一来如今自己已无人可信,无人可用,二来她深知玉叶就是个给个胡萝卜就连轴转的毛驴儿,行事风格粗暴简单、不留余地,做事过头正是她想要的,非但可以警告恫吓那些“胭脂的耳目”,还可以给那个女人一个下马威。

下马威丁思若没瞧见,只瞧见夜来风雪更大,雪花繁密,一堆一堆地往下落,她打了个冷战,将窗户关好,低头看着手里的棋谱,往棋盘上放子儿,四儿扎着针线,笑:“人家下棋都是两个人,你下棋倒省事儿,一个人就行了。”

“我不是在下棋。”她头也不抬地回答,“这是在打谱。”

“啊?”四儿抬头看了她一眼。

“把古人的棋谱摆一边,记住他们是如何布局、如何落子、如何围猎、如何脱困······”丁思若见她听得直打哈欠,便笑,“去睡吧。”

“我再去热热宵夜,王爷应该快回来了。”四儿笑,起身就要走。

“这么大晚上又下着雪,别跑来跑去的那么麻烦,就放在屋里的火上,我看着就成了。”她低声道。

“你还是看你的书吧!”四儿忍不住笑,“我去去就来,省得到时候屋里全是那股子味儿。”

丁思若见拦不住她,便将自己的斗篷给了她,嘱咐她快去快回。

该是有些人天生没口福,四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回来了,也没掸掸身上的雪就跑进来,瞧见她坐在炕上看书,也不等她请安就直接坐在她身边,脱脚下的靴子。

这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儿,靴子全是湿的,一双脚都冻僵了。

思若忙起身抬了一盆雪进来,放在他面前,正要蹲下来替他收拾,他抓住她的手道:“这里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去让四儿帮我做些吃的来,我还没吃饭!”

思若站在原地,看着他抓起大把大把的雪擦脚,忍不住轻叹了一声,抓了一顶貂毛帽戴在头上。

“站住!”他大声喊。

“奴婢的王爷。”她无奈道,“这种天气您就算送奴婢走奴婢还得求您留一宿呢!”

“你去哪儿?”他又问。

“去给您做饭啊。”她哭笑不得,那不是他刚刚才派给他的差事吗?

“我不吃了。”他说,“你回来看你的书好了。”

思若咬了咬牙,耐着性子回到他面前,问:“那让奴婢替您搓脚吧!”

“不用。”他头也不抬,只顾搓自己的脚。

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吃饭的人,等四儿的宵夜来了,痛痛快快吃了三大碗饭才罢休,四儿收拾碗筷走了,留下思若替他倒茶。

“丁思若!”他忽然抬头看她。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