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帐春》锦帐春下载TXT 强攻 锦帐春出柜

锦帐春

古代言情已完结

《锦帐春》为南鸢北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不愿意?! 楚老太太唇边的笑僵住了。 刚才楚梓芙明明是心动了吧,怎么转脸就说不愿意?! 李氏也被她的三个字惊着,有些失态站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04: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锦帐春》为南鸢北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不愿意?! 楚老太太唇边的笑僵住了。 刚才楚梓芙明明是心动了吧,怎么转脸就说不愿意?! 李氏也被她的三个字惊着,有些失态站了

《锦帐春》免费试读

不…不愿意?!

楚老太太唇边的笑僵住了。

刚才楚梓芙明明是心动了吧,怎么转脸就说不愿意?!

李氏也被她的三个字惊着,有些失态站了起来。她怎么能不愿意?

她都委屈女儿接受多一个女人分女婿的宠爱,她居然还不愿意!如若不是因为出了事,她得保住楚家二房名声,怎么会让女儿真的屈就一个四品官之子,还要和人平起平坐。

李氏又怨又恨,转瞬间怒火就都集中在楚梓莹身上,恨不得上前将这庶女打死。

“三丫头……”楚老太太声音一沉,“难不成你还要当正妻?我如今是和你商量,也不是非得要你出面,唐二夫人才会信,你……”

“谁稀罕。”梓芙冷声打断。

楚老太太一顿,只听见她冷冷地道:“谁稀罕当唐枫的正妻平妻。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不是要来屈服于你的,今日的事如若你们不给我一个交待,那么就等着我让你们交待。”

梓芙气势迫人,出鞘刀锋一样凌厉的感觉。

楚老太太太阳穴突突地跳。

什么叫等着让她们交待?

可不待她反应,梓芙已转身离开,离开前落在楚梓莹身上的视线,更加没有温度。

承受着嫡母恨意的楚梓莹有所察觉,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她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怎么楚梓芙就不愿意唐枫了,当初她的喜欢众所周知的。她有些绝望的闭了眼。

楚老太太与李氏都懵了。

这么大的诱惑都没有让梓芙动心,她们确实也乱了阵脚,李氏突然甩手就给了楚梓莹一巴掌,正要骂的时候却是腿一疼。楚老太太将茶碗直接就砸到了她腿上,滚烫的茶水渗透了裙子,烫得她火辣辣地疼。

李氏哀嚎一声。

“你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撒野?!”楚老太太气得肝都在疼,“你好好的,安生的叫大丫头嫁过去,哪里来的这些事!我居然不知你还包藏祸心!”

这个蠢妇,如若她不是出自镇北侯府,现在都想让儿子休了她!

李氏心中也是害怕极了,楚梓芙不答应,那么二房这丢脸是真丢大了。主要是唐家那边不好蒙混过去,楚二老爷那也不好蒙混过去!

“母亲……”李氏哀哀唤一声,滑坐在地上。

楚老太太冷眼看着她,只要想到梓芙离开前那番话,她就一刻都不安心。上回梓芙行事,实在是给她添了阴影。

她疲惫的伸手揉太阳穴,“三丫头那是怕是行不通了,你自己去跟老二解释吧,我能为你做的都做了。”

李氏一听,整个人都软了,再一口气没提起来,又次昏死过去。楚老太太嫌恶地看都不想看,只叫了人抬走送回去,楚梓莹却是被留下了,关在了西厢。

而梓芙也不是只放狠话,她回到院子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将长房的帐本都拿了出来。

她心里一直就不平静,被楚家二房人恶心的那股怒意越发汹涌,不狠狠扒楚家二房一层血肉下来,实在难消她心头之怒!

帐本取了出来,梓芙让白芨到府门口侯着,等楚二老爷下衙都交给他。

白芨不太懂得自家姑娘又要做什么,只能忐忑着去门口侯着。天色完全暗下之时,楚二老爷终于回了府,被白芨拦着看了几本帐后,脸色一沉就到碧汀院来。

梓芙正给楚嘉和夹菜。

一筷子的菜心,楚嘉和皱着脸,根本不递碗去接。

楚二老爷进来见着,并没有说话,梓芙也没看他而是盯着楚嘉和,在他最后抗争不下痛苦嚼在嘴里才搁了筷子。

“二老爷怎么还站快,快些坐下才是。”她连起身都懒了,只抬了头看过去。

楚二老爷微微眯了眼,不知道她这又是闹什么脾气,目中的不善太明显。他看了看一桌的菜,抬脚到了西次间,“大丫头有话还是这边说吧。”

梓芙不置可否,终于是站了起来。

小丫鬟送了茶上来,然后退出去,顺便将槅扇给掩上。楚嘉和见此将包在嘴里好大会的青菜,张嘴就吐了出来,白薇看得一阵无语。

西次间里,楚二老爷喝了口茶,缓缓开口:“三丫头这儿的茶倒是比上回的好。”

“不过是赶上新茶,说不上好,还能入口。”梓芙亦端了茶碗,抿了抿。

“既然你都让人交了帐册给我看,我们也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

楚二老爷经过上回,也懒得和她再比养气功夫,他没有时间陪个小丫头玩。

梓芙轻笑一声,一双桃花眼中似笑非笑就看着楚二老爷,“就喜欢和二老爷这样爽快有说话。我要老太太将我母亲缺失的嫁妆全补回来,长房每年入帐的银子,贪去的还回来,林家每年送到楚家给我们姐弟的银子如数吐出来!”

三笔帐,每笔皆是清晰。

楚二老爷听着神色也变了,对梓芙再一度疏离的叫法也直皱眉头。

“三丫头,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说别的,你母亲的嫁妆都这些年了,曾经贴补过府里也是有的,怎么能算到你祖母头上。还有长房也是用着公中的钱,这每年开支也不小,怎么补到公中的钱到你嘴里就那么难听了?”

“二老爷,我今日经历了一些事,脾气到现在也不太好,既然是说亮话,你也别再来糊弄我。”梓芙嘭一声将茶碗就放到桌几上,“你大可先回去问问今日究竟发生过什么,然后再想想我提这些过不过份。”

今日发生了什么?!

楚二老爷不是个蠢的,从梓芙语气中就察觉到不好。

自从上回与她谈过一回,她虽是不怎么理会他们,面子上却还算过得去。这才相安无事几日,突然再度翻脸,楚二老爷首先想到肯定又是他母亲怎么为难这个孩子了。

他是不怎么怕楚梓芙,一个小姑娘,不过色厉内荏,他怕的是锦衣卫。他到现在也没有查到傅允修盯上伯府究竟是为了什么。

楚二老爷沉默思索着,决定还是先回去看看这家又出了什么乱子。

“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便回去一问又如何。不过三丫头,我话还是那句,一笔写不出两个楚字来。”

梓芙朝外喊:“来人,送二老爷。”

如此不给面子,简直是强势并且跟赶瘟神一样。

楚二老爷再好脾气也没有被个小辈甩脸子的事,当即站起身,脸色极不好的拂袖而去。

梓芙坐在灯下面无表情,喊来白芨,“去问守门的婆子,今日有无夫人陪嫁铺子的掌柜寻到府里来,告诉她们说实话有赏,不然就滚。”

白芨是首次听她这样说话,心中一凛,办差去了。

待白芨去而复返是两刻钟之后,确实有掌柜的派人来过,三家铺子都派了人来。梓芙扯着唇角冷笑,“等我写封信,送给赵忠。”

她说要让二房的人扒层血肉下来,那就一定会叫她们好好痛上一回。

《锦帐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