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瑾绣》瑾绣人生 菜地歪萝卜 小说 女王受 瑾绣419文

瑾绣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葳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瑾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荆大人,郑大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彼时礼部尚书郑大人才刚刚起身,正在用些粥点。身上的仍穿着在家的常服,听说来报后,一个不稳差点跌坐在地上。 下一瞬间,便起身吩咐小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12:06: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葳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瑾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荆大人,郑大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彼时礼部尚书郑大人才刚刚起身,正在用些粥点。身上的仍穿着在家的常服,听说来报后,一个不稳差点跌坐在地上。 下一瞬间,便起身吩咐小

《瑾绣》免费试读

彼时礼部尚书郑大人才刚刚起身,正在用些粥点。身上的仍穿着在家的常服,听说来报后,一个不稳差点跌坐在地上。

下一瞬间,便起身吩咐小厮,带上朝服随自己直奔礼部。

在郑大人抵达时,礼部这里已经将诸般事务安排的井然有序。

看到郑大人匆匆赶来,荆大人立刻胸有成竹的笑脸迎了上去。

“劳顿大人了。”说着将郑大人请到礼部的内室,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并和郑尚书告假要留在礼部准备之后的一应琐事,不能参加今日的早朝。

郑尚书本来惊魂未定,快马加鞭的赶来礼部准备处理戍北大将军带来的烂摊子。没成想自己手下已经完成了大半,此时心神终于安定下来。

“好,好,如此安排也算是尽善尽美了。”

在大大的嘉奖了一番后,郑大人暗示在今年的考核上对荆大人一定会有诸般肯定,且会力保他坐上礼部侍郎的位置。

荆大人万没想到,吏部的考评还没来,自己顶头上司的嘉许和举荐几乎已是板上钉钉。心情可谓又与刚才截然不同。

“大人放心,我定不辱使命。”

两人从内室出来后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安然表情。郑大人起身去礼部专为值守官员准备的客室休息,并准备上朝,而荆大人则又坐回自己的位置,准备未完的事务。

边处理手头上的事,荆大人边不经意的随手一指,问身边领命办事儿的官员道:“那人是谁,我怎么不大认得?”

被问话的人回首看了看荆大人指的方向,笑道:“我当大人说的是谁,那是去年春闱入仕的明经,名叫乔柏。学识文采一般,只是人却很聪明,可惜了。”

荆大人只点了点头,便又开始手头的事务。心中却在暗想,这人心思活络,没准可为自己所用。

原来本朝可经进士、明经两种考试进入仕途,只是前者需要广读诗书,旁征博引,时事论辩具不能少。而后者则要稍容易些,不用在故纸堆中耗费太长时间。

因此为了得未来长官青眼,大多读书人都会选择前种方式入仕。也因此朝中明经入仕者寥寥无几,若有也多被同僚排挤轻视。

如此经由明经入仕的人大多也没个好前程,所以现在参加明经的人是越来越少,至今这科还没废弃也算个奇迹。

荆大人现在的心情是近几年来最为舒畅的一次,因此思路敏捷,只一会儿就将诸般事务处理妥当。此时半眯着眼睛稍作休息边思考着,明经一途虽被大多读书人所轻视,却也是聚贤任能的一条通途,也许自己明年可以再多加留意几分。

这位荆大人以前主管的就是科举。

这样的寒冬清晨京城皇宫的另一角落,宫中静妃的轩景宫内,年轻的皇帝还未醒来。门外等待的众人已经准备停当,只等内室的静妃传唤便可入内服侍两人起身。大概再过一刻钟皇帝就会醒了,并开始一天的政务。这几乎是这位小皇帝当政以来从没被打乱的作息。

只是今天兵部一个传令的人也加入了门外等候的队列。

果然寅时末,室内传来静妃轻声的“进”。

因为皇帝的个人习惯,睡觉时室内从来都是没有侍从的,因此传唤,开门这样的事情就只能是由静妃来做。

门从内里被开启一条小缝,手上端着各式器具的侍从仆役鱼贯而入。而站在最后面的兵部传令则在原定静静等待着特殊的传唤。

他已经将事情的大致通禀内侍总管,让其代为通传,而他此时还未离去,则是为了兵部尚书特别的吩咐。

皇宫的各宫装潢无不是天下最好的材料,当然这全仰赖前代的大肆翻新,好在本朝的宫殿不如以前的王朝般恢弘,否则举全国之力也未必能满足前代的要求。

内室燃着云烛,昏黄的光亮映在莹白的窗纸上,显出众人忙碌的身影。

静默的等待最是无聊,况且又是这样的寒冬清晨,独自一人时,传令小吏为了不打瞌睡,努力回想着自己在兵部值守时众人听到消息后精彩的场面,维持着自己就要闭合的眼皮。

那将军手下的小将来传令来到兵部理事厅后,洪亮的声音将大将军今日便到的消息传达给值守的官员时,兵部那精彩场面真可谓是炸开了锅。随后那人从怀里拿出两封信说是大将军让其亲手转交尚书。

众人正是无措,耳听尚书两字,立刻回过神来,此时是一定要兵部尚书来坐镇的,自己这些人有什么可忙的。

因此,将来传令的人安顿好后,一众人立刻手忙脚乱的开始安排通知尚书与侍郎的人手,外加前去打探大将军所在的人。想来也是本已经定好的事情,大将军应该这月中旬抵达京城,怎么无缘无故提前了半月?这还不算,之前竟是一点消息也没透露。

这里面不仅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兵家最讲令行禁止。别说是行军打仗,就是朝班早朝没个规矩章法也是要乱。大将军如此任性妄为,不说多就是带着他三分之一的兵马回来,怕是都来者不善。

众人也都是这样心思,才一时拿不定注意。此时只能盼着兵部尚书和侍郎快来坐镇。

好在兵部尚书很快便到了兵部,场面也立刻回复了秩序。

“一个个都乱作一团,成何体统。去将传令的人叫来,我要问话。”声音铿锵有力的兵部老尚书沉着说道。

只说话的功夫,那传令的人便又被带回兵部理事厅。

遣散身旁众人,只留下兵部侍郎站在自己身后,赵尚书问道。

“将军随扈多少,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下首站立的小将抱拳行礼后,说道:“将军随扈500,现已到京师以东万里桥,将军命令部从原地稍作修整。一个时辰后,再行进京。”

听到这里兵部侍郎的眉头终于稍稍松弛了一些。

“为什么沿途从未通报,你们所走路线都是那些?”

《瑾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