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妻主大人金安》妻主大人九尾搜书 Size Queen 妻主大人金安全文无弹窗阅读

妻主大人金安

架空连载中

主角叫尉迟珞,梁怡然的小说是《妻主大人金安》,它的作者是翼兮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尉迟珞从六部府衙出来时,天已经昏暗了。她伸了伸懒腰,正打算坐上自家的马车回家时,衣袖却被人扯住了。 尉迟珞疑惑地回头,拉她衣袖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7 00:04: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尉迟珞,梁怡然的小说是《妻主大人金安》,它的作者是翼兮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尉迟珞从六部府衙出来时,天已经昏暗了。她伸了伸懒腰,正打算坐上自家的马车回家时,衣袖却被人扯住了。 尉迟珞疑惑地回头,拉她衣袖的

《妻主大人金安》免费试读

尉迟珞从六部府衙出来时,天已经昏暗了。她伸了伸懒腰,正打算坐上自家的马车回家时,衣袖却被人扯住了。

尉迟珞疑惑地回头,拉她衣袖的正是自己的同僚,礼部尚书梁怡然。

“梁大人有何事?”

梁怡然才不理会介意尉迟珞的口气如何,而是一把搂上了尉迟珞的肩膀,嬉皮笑脸地嘿嘿的笑了起来,“小珞珞啊,别和姐姐装模作样啦~今晚姐姐带你去玉兰Chun开开眼吧,听说有很多新的小男孩儿今晚**哦……”

“是吗?”听到她那么说,尉迟珞稍有些迟疑,脚步也停住了。

“来嘛小珞珞,你家里的那一位,不是整天黑着一张脸,要死不死的,还不如去玉兰Chun找一个香喷喷的小男孩,暖玉温香在怀,不是更好吗?干嘛要去看家里那位的脸色……”梁怡然见尉迟珞有些犹豫,加把劲继续诱惑她。

“这,不大好吧……”

不等尉迟珞继续这这那那扭捏个不停,梁怡然就已经一把拉过她,上了尉迟家的马车,直接吩咐:“到玉兰Chun!”路上还不断唠叨道:“小珞珞你本就是一个花心的,怎么就能忍住不上花楼啊?怎么可以被家里那个管得严严实实的啊?真是丢了女人的脸面呐,何时才能振妻纲?”

尉迟珞被梁怡然说得很不好意思,才红着一张小脸,哈哈笑着解释:“梁姐姐诶,你就别揭妹妹的老底好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舍得叫我一声姐姐了?”梁怡然挑眉。

“梁姐姐,我错了还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那一位是我自愿娶的?还不是我家老娘硬要我娶的?什么卫庆国狗屁世子爷?整天端着一张黑脸,长得再好看也让我心生厌恶啊!梁姐姐,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越说越激动,终于,尉迟珞嘤嘤嘤嘤地扑到了梁怡然的怀里,撒娇起来。

一家有一本难读的经,梁怡然微微叹了一口气,止住了话题。

尉迟珞一想起家里那一位,成亲两年还没有圆房,他看到自己,就像见了杀父仇人一样,常常冷冷地鞠了鞠身就转身离开,搞得尉迟珞以为自己真的长得很对不起群众,她常常拿着菱花水晶镜,对镜自怜,感叹自己至少也是中上之姿吧,秀眸夺魂,娇嫩丰盈,粉腮红润,哪里被看不上呢?怎么说在大街上,未出嫁的小夫郎们看到自己总是会羞涩的笑着,然后给自己扔瓜果,照例说容貌应该不差才是!她如今已经是吏部尚书,很有机会成为六部之首,飞黄腾达的,再说,她的身份在姁姮国也是不低的,毕竟她的曾祖曾经也是姁姮国的一国之君,她哪里配不上家里的黑脸男?

横竖反正,听从母亲的教训,该顾及他的身份地位也都顾及了一年,就如今两人关系相敬如冰的程度,应该不会再有所加深了吧?母亲应该也不会管我吧?再说了,女人去管逛花楼也没什么吧,他一个男人家的管不了那么多吧?

于是,尉迟珞心理建设完毕,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挽着梁怡然的手腕,大大方方进到玉兰Chun里。

一进门,浓妆艳抹的老鸨就点头哈腰的迎了上来,“哟~是梁大人啊~还有这位大人看着眼生,欢迎欢迎!这边请……”说着,见梁怡然轻车熟路的自己找了位置坐下。热情的老鸨奉承地说了一番好话,就被梁怡然止住了,“听说今晚有好几个孩子要***什么时候开始?”

“快了,快了!现在就要开始竞拍初夜了。”老鸨笑嘻嘻的指着正中间的舞台,上面的红绸布帘遮住了整个舞台,一点也看不到后面的人。

“哦……”梁怡然意犹未尽地啧了啧,指着尉迟珞,含笑道:“这位大人是第一次来玉兰Chun,要是有好孩子,倒是给她留一个才是……”

“是是,当然当然……”老鸨笑着福身,然后找了一个理由,告了罪就下去准备**仪式。

四处莺歌燕语,灯红酒绿,本来装出一副手脚无措模样的尉迟珞被指名了,顿时有些心虚,她就怕有熟人看到她逛花楼,然后去告诉她的母亲,她少不了让母亲一顿训。

“梁姐姐,我只是看看就好,您自己玩便好!”尉迟珞微微低下头,都不敢去看这人来人往的客人们,生怕被母亲的朋友认出自己来。

“小珞珞,别装出一幅害羞的模样嘛,别和姐姐说你成亲前,没有逛过花楼啊!这种事情是本来是正常!既然来了,就大大方方的玩!”

被梁怡然这么一说,尉迟珞也觉得有理,便也挺直了腰板,将目光投射到台上已经拉开的布帘,展现在客人面前的几位羞涩的少年身上。

这些少年们穿着单薄略微暴露的衣物,在主持人的介绍下,在舞台上转圈,然后才艺展示,柔软白嫩的男孩子们,引得台下客人叫好连连,竞相拍价。这么多男孩子里,就只有一个惹得尉迟珞的主意,那便是一个穿着雨过天青色薄纱的少年,他低着头,脸色惨白,一幅手脚无措的模样,任着主持人摆布,向左走、向右走,转圈……虽然他身上的衣服很鲜艳,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怯弱、胆小、透明,甚至容易让人忽略。全场,就他的呼声较低,毕竟,现在的人都喜欢可爱的活泼的,像这种畏畏缩缩的,倒是没有多少人喜欢……

“小珞珞,看中哪个没有?”

尉迟珞指着角落的怯懦少年,问道:“你说,那个孩子这么不受欢迎,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梁怡然随着尉迟珞指的方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漫不经心道:“估计会被那些特殊爱好的人买去,好生折磨后,不能玩了就丢掉吧!”

“这么可怜啊……”尉迟珞微微叹息,毕竟那个孩子长得也是淡秀天然,如果被弄死,好可惜啊。

“你看上了?”

“有点。”

“你倒是会怜香惜玉!”

看到尉迟珞点头了,梁怡然微微一叹,便直接招来服侍的人,附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一阵,然后便起身,对尉迟珞说道:“我们走吧!”

尉迟珞起身,看了那男孩子一眼,就跟着梁怡然走,随着她便带着自己上了楼上的贵宾房,“小珞珞,你在这等着哦,姐姐去隔壁玩了!”

说完,就把尉迟珞推进了房间里,自己转身进了另一个房间。

这是一间装潢得极其奢华的房间,两侧的褐彩云纹空熏香炉正袅袅升起甜腻的香气,中央摆放的屏风,上面绘画的是专门绘画宫闱之乐的名家之作《逍遥畅快图》,在屏风后,是一架仿古的三弦琴,真的有点像小公子们的闺房,除了那个屏风。

尉迟珞打量之后,也觉得没什么出奇之处,就径直坐在了圆桌旁,感觉肚子有些饿,就随便挑了一些桌面上的糕点,填饱肚子。

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进了一个衣着艳丽的少年,正是尉迟珞有些好感的那位怯懦男孩子。他乖乖巧巧地走到尉迟珞的面前,怯怯地朝着她行了一个礼,然后就要往尉迟珞身上坐上去。

“哎,别!”尉迟珞连忙推开他,“你坐在我旁边吧,我上了一天班,累得要死,嗯,坐这里!我们聊聊天!”

“嗯,好。”少年点点头,小声的答应了,坐在了尉迟珞的身边,然后倚在她的身上,白嫩的手摸上了尉迟珞的腰。

她的身子猛地一颤,忙忙推开他,“不用这么快的……我们先聊聊天!”

尉迟珞才说完,少年便抬起水汪汪的像兔子一样的眼睛,委委屈屈地凝视着尉迟珞,就好像尉迟珞做了什么事情欺负了他一样,弄得尉迟珞心里莫名愧疚,只能伸手,环住了少年。

而少年见尉迟珞没有再推开他,主动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桂花糕,送到了尉迟珞的嘴边。对于少年的主动,尉迟珞还是有些受用。她张开嘴,含住了那块糕点。见少年一幅局促不安的模样,尉迟珞心中突然一动,好想欺负一下他,于是她咬着这块糕点,凑到了少年的面前,怯懦少年顿时一僵,好像尉迟珞就要强迫他一样,水汪汪的眼睛睁得越大,却丝毫不反抗,乖乖地张开口,任由尉迟珞的唇贴住他的,将那块被**变软的桂花糕渡到了他的口中。他还没有闭上嘴,尉迟珞的舌头也随之探入了自己的口腔中,一番胡天海地的搅动,使得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岔了气,竟然“咳咳”地咳嗽起来。

尉迟珞这时才连忙退出自己的舌头,伸手在少年纤细的后背上轻轻地拍打,“抱歉抱歉!没有事吧?”

好一会儿,少年的咳嗽声才停了,他红着一张脸,咬住下唇,不敢直视尉迟珞的眼睛,点了点头。

真是个惹人去欺负的孩子啊~怪不得有些特殊爱好的人会那啥啥他,要是我也会忍不住去欺负他吧?尉迟珞微微感叹道。不过,小白兔是用来宠爱的,我作为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是绝对不会欺负他的!

自从已经好久没有逛花楼,多少有些生疏,不过经过刚刚的一通胡闹,尉迟珞又找回了以前的作为纨绔子弟的风流感觉——陌生而怀恋。尉迟珞也不打算继续欺负人家小白兔了,而是坏坏笑着,一把拉起小白兔,坐在了一旁的贵妃榻上,把小白兔搂在自己的怀里,“小白兔,你的名字是什么?”

“小人的名字叫做‘九珍’。”小白兔糯糯的说道,让尉迟珞心里又浮现起要欺负人的冲动。

“哦~这名字真好听!今年多大了?”

“小人今年十七。”

“诶?你也十七了?看不出来嘛,我以为你应该比我小的,没想到居然和我一样大呢!”尉迟珞伸出手,在九珍的脸上摸来摸去,

《妻主大人金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