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镇天府》镇天府 青草微尘 cj 镇天府精彩阅读

镇天府

仙侠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镇天府》是青草微尘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明,庄逍遥,书中主要讲述了: 陆明脸色一变,庄弘武和庄弘文身躯又粗大了一圈,浑身鳞甲缝隙缓缓的流出了鲜血,双眼中疯狂、暴虐和嗜血交织。 “嘭” 龙泰竟被突然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09 08:03: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镇天府》是青草微尘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明,庄逍遥,书中主要讲述了: 陆明脸色一变,庄弘武和庄弘文身躯又粗大了一圈,浑身鳞甲缝隙缓缓的流出了鲜血,双眼中疯狂、暴虐和嗜血交织。 “嘭” 龙泰竟被突然速

《镇天府》免费试读

陆明脸色一变,庄弘武和庄弘文身躯又粗大了一圈,浑身鳞甲缝隙缓缓的流出了鲜血,双眼中疯狂、暴虐和嗜血交织。

“嘭”

龙泰竟被突然速度大增的庄弘武一爪扫飞,在半空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直直撞向大殿的石柱子。

庄逍遥已是回过神来,脸色惨白,身上伤口已经愈合,只是失血太多,奄奄一息的被藤蔓捆着,铜铃大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迷雾,黄豆大的泪水垂落在地,嘴里喃喃着:“雪儿,对不起。”

“吼”

陆明和斐航对视了一眼,“逃。”

“咚咚咚”

两兽的速度越来越快,撵着陆明和斐航在空旷的大殿中狂奔。

庄弘文体型稍小,速度比庄弘武快了一丁点,竟是渐渐追赶上了斐航。

狂奔中的陆明眼见庄弘文就要追上斐航,手中掐诀,直接一个火球术,砸向了斐航前方。

“轰”

火球术将青石地板炸出一个三尺宽,尺深的小坑。

斐航顿时也反应过来,连续施展法术,轰击地面。

“不好。”

庄弘文一爪子将斐航拍飞,“噗”,半空中鲜血直吐,染红了儒袍,撞在了大殿的墙上,生死不知。

重新振作起来的庄逍遥,挣扎着想要脱离藤蔓的束缚,虽然庄怀仁已经没有再操纵这些藤蔓,但还是很坚韧,将庄逍遥四肢捆缚的死死的。

陆明侧过头,看了一眼斐航,瞳孔一缩,左前方的庄弘文也朝着陆明冲了过来。

咬了咬牙,微微转向,向着柱子冲去。

脚尖连连轻点在柱子上,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在庄弘武背后。

“嘭”

冲过来的庄弘文撞上了庄弘武,多米诺骨牌一般,庄弘武撞上了陆明,将陆明压在了身下,三人滚做一团。

“拼了。”陆明左手突然出现一个小巧,灰暗的钟,将全身灵力神识凝聚在了右手指尖,咬着牙,一指朝着钟体的下宫点去。

“叮叮声!给我出来!”闻着鼻尖的腥气,庄弘文嘴角淌下的唾液滴到了脸上,陆明心中狂吼着。

“叮”

陆明长出了一口气,无比放心的收起了混沌钟。

长久以来,在混沌钟道音的帮助下活命多次的陆明,对混沌钟充满了信心。

神识灵力皆透支的陆明,一下子昏迷了过去。

比蚊子声大不了的多少的一声“叮”响,却是有些无与伦比的穿透力。

一直端坐在宾客席,昏昏欲睡的儒袍老者,猛地站了起来,瞪大着眼睛,紧盯着滚做一团的三人。

庄弘武和庄弘文眼神里的疯狂、暴虐与嗜血尽去,充满着迷茫与疲倦,缓缓的昏睡了过去,身形慢慢缩小,身体表面的鳞甲渐渐隐去。

庄逍遥神识一直锁定在庄弘武和庄弘文身上,勉力的转过头,想要亲眼看着兄弟两变回两个大胖子,却是被藤蔓死死的束缚了,“啪啦”一声脆响,终于是把头转了过来,看到的虽然依然是土墙,还是紧盯着,眼神里充满着渴望。

耗尽心神弹奏“万妙醒神道音”,被打断遭受重创的天仙派诸女,纷纷醒来,瞪大着眼睛,一脸迷茫的看着空荡荡,碎砖片瓦铺就的天云大殿。

大殿外的人毫无所觉,仍然聚精会神的看着天空中庄怀仁和赵康的大战。

天云山某一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直拄剑,看着剑峰下,两人在天云大殿上空大战的剑无涯,身边多了一个人影,很是虚幻。

“堂堂剑峰掌座,居然在这里看着他们胡闹。”虚幻的人影开口道,声音很是缥缈空洞。

“师父,这是他们家事。”剑无涯的苦笑着回道。

“往年闹归闹,却还不算离谱,这届是怎么一回事,堂堂天云门掌教之尊和太上长老大打出手,让宾客们和其余弟子怎么看,还能说是家事,气息浮动,还不快去闭关,准备突破。”虚幻的人影也不等剑无涯答话,身影渐渐消失。

天云大殿上空,庄怀仁和赵康还在对峙。

庄怀仁踩在黄色的山尖上,一波接一波的浪潮冲击着山峰,袖袍翻飞间一片片树叶和赵康水球里冲出的水箭,相互消弭。

终究还是输在修为逊色一筹。

元婴九重天,一步一登仙。

赵康虽然披散着头发,法袍也被割裂开数道口子,虽然狼狈,但却是没受什么伤。

庄怀仁却是脸色惨白一片,咬牙苦撑着,仿佛随时都会落败。

两人都在酝酿着各自的杀招。

两个持续性神通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识和灵力来维持。

两人手里各自掐着法决。

天空中一个个鼓面大的石球,一块块尖刺锐利的石块正在飞速的成型,庄怀仁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两人打出了真火,竟是打算要拼命。

赵康脸色凝重的看着庄怀仁,身后一波一波的滔天巨浪中,一条条狂鲨、巨鲸、金鳌,不时在翻滚的浪潮中冒出了头。

头顶的天地灵气,突然开始迅速汇集,对峙的两人,脸色纷纷一变,正在凝聚的神通,灵力开始溃散都被那个灵气漩涡所吸取。

灵气漩涡慢慢凝结成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的脸,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定是极为英俊。

“够了,你们两个,闹够了没?一个堂堂天云门掌教之尊,一个堂堂一家老祖位列太上长老了,还不珍惜自己的脸面,平白让小辈看笑话。”一声暴喝从那须发皆白的老者嘴中吐出。

赵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是主动控制着神识,将神通消弭。痴缠在耳的海浪声顿时消失,脸色难看的飞回了大殿中。

脸色惨白的庄怀仁散去了神通,朝着须发皆白的老者行了一礼,“多谢剑师叔。”这才从储物袋取出丹药服下。

须发皆白的老者欣慰的点了一下头,缓缓的消失。

“剑师叔?难道是剑峰掌座剑无涯的师尊剑飞扬?他…他老人家不是元婴六重天,登天的时候仙去了吗?”

“真的假的?”

“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恢复了一些的庄怀仁飞身而起,择一洞口,钻进马蜂窝。

看见将手臂拧脱臼也要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的庄逍遥,气不打一处来。

“啪”一巴掌打在庄逍遥的头上。

“谁?师…义父。”庄逍遥怯懦着道。

庄怀仁这才面色稍霁,眼光扫过却是发现已经变回人形的两个小胖子。

“咦,两个小胖墩,是怎么恢复的。”庄怀仁急切的说道,“奇了怪了,居然没有被兽性控制,这两个小胖墩才这么丁点大就觉醒血脉,不应该呀。”

“按道理,他们根本没办法掌控荒兽饕餮的血脉,定是我徒孙天赋异禀,都怪你,才生出那么多波折来,先前向我出手的勇气呢?破坏了“万妙醒神道音”,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说着恶狠狠的瞪了庄逍遥一眼,竟是不管庄逍遥还捆缚在藤蔓上,径直朝着两个小胖墩而去。

“师…义父,先把我解开呀,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庄逍遥急切的大喊道。

犹如一阵风一般又飘忽回来的庄怀仁,瞪着庄逍遥道:“知道还不快说。”

“义父,是一声钟响。”庄逍遥低声回道。

“钟响?”庄怀仁一脸迷茫,旋即反应过来,连连拍打着庄逍遥的头,“臭小子,胆敢戏耍我。钟响,钟响,我让你钟响。”

“义父,真的是钟响,很小很小声,但我们就是听到了“叮”的一声,大壮二壮就好像神志清醒了,昏睡了过去。”庄逍遥低垂着头,一脸委屈的说着。

“真的是钟响?”庄怀仁还是一脸质疑。

“真的,应该是…应该是那个小老头,弄出来的。”庄逍遥有些不太确定的,小声道。

庄怀仁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皱着眉头,向着两个小胖墩走去,却是想起前天,万子轩神识传音说的那翻话:“扶桑枝里极有可能是帝俊的道念,那天定是在传授三千道韵神通给陆明,可能,有可能会是金乌的转世,妖皇墓葬也可能和他有关。”

长出了一口气,暂且先将那些先抛下,这个陆明只剩下20几天的寿命了,倒是一桩麻烦事。袖袍一挥,两个小胖墩,翻滚了下来,嘴角还唾液横飞,让人好气又好气。

盘膝打坐的剑飞扬,突然睁开了双眼,身形连闪,风驰电挚般,眨眼就到了天云大殿中。

“咦,生机损耗这么严重?”剑飞扬站在陆明身前皱着眉头道。

庄怀仁诧异的看了一眼鹤发童颜,铁骨铮铮,如剑一般挺立的剑飞扬,口中却恭敬的道:“剑师叔,善后的事怎敢劳你大驾,亲身到来。”

“一边去,怪哉怪哉,我天云门传统怎教出你这个臭酸儒一般的的掌门。”剑飞扬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陆明。

“这是,这是剑师叔祖真身?”

“是那个小老头,竟然能得到剑师叔祖的青睐。”

“师兄,这个小老头,可是我先看上的。”洪亮的声音,赫然是早上将陆明从法剑上提下来,并将陆明法剑收走的健硕老者。

“师弟,你自问打的过我吗?”剑飞扬看着陆明,悠哉的说着。

“你…”健硕老者,白色须发飞舞着,瞪大着铜铃大眼睛。

而后手上的戒指亮光一闪,手中出现了一把法剑,得意洋洋的道:“师兄,这小子的法剑还在我手里,你说是不是我先看上了。”

“师弟,你打的过我吗?”剑飞扬完全不为所动,盯着陆明看着。

“师兄,你不能不讲理呀。”健硕老者急的抓耳挠腮。

“你见我什么时候讲过理?”剑飞扬丢下一句话,转身向外走去。

健硕老者急忙跟上,道:“师兄,你先前不是还用分神给庄小滑头和赵家那小子讲理吗?”

“我那是讲理吗?我是拳头比他们大。”剑飞扬摇晃着拳头,身形飘忽而起,留下健

《镇天府》 免费阅读章节

《镇天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