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娘炮看剑》娘炮的20个特征 鬼畜 娘炮看剑419文

娘炮看剑

玄幻连载中

左右言它新书《娘炮看剑》由左右言它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叶苏,刘云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待叶苏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柴房。身上绑着绳子,表情苦逼的跟什么似的。 昏迷之后,一阵陌生的记忆融入脑海,叶苏彻底搞清了原委。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0 04: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左右言它新书《娘炮看剑》由左右言它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叶苏,刘云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待叶苏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柴房。身上绑着绳子,表情苦逼的跟什么似的。 昏迷之后,一阵陌生的记忆融入脑海,叶苏彻底搞清了原委。

《娘炮看剑》免费试读

待叶苏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柴房。身上绑着绳子,表情苦逼的跟什么似的。

昏迷之后,一阵陌生的记忆融入脑海,叶苏彻底搞清了原委。

真穿越了。

从小叶苏就惦记穿回古代或者什么异世,总之只要是冷兵器时代,什么地方都行。手持三尺青锋快意恩仇,就算技不如人被人捅死也不算白活一遭。现在梦想实现了,叶苏却很想死。

这个世界名为剑舞大陆,不光是冷兵器时代,而且剑基本是唯一的武器。你要是拎个大刀长矛什么的跟人斗殴,别人光用眼神就能鄙视死你,总之非常符合叶苏的需求。

只有一点非常不符合,这里的剑客全他么是娘炮。

前世那些花架子套路就够让人无法接受了,可这里的剑客不光玩花活,竟然还跳舞!

聚剑灵,祭剑舞,利刃不加身,以剑气剑意杀敌。

听着很吊,威力也的确不凡,打起架来更是美轮美奂。杀杀人,跳跳舞,在这个世界得到了最真实的体现。

可这这丝毫不符合叶苏的审美。他不想做公孙大娘,想做的是西门吹雪。

长剑出鞘,取人性命于电光火石之间。一剑刺入敌人的咽喉,眼看着血花在剑下绽开,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这特么的才叫艺术,这特么的才叫美!掐着兰花指跳舞算怎么回事?这还是剑客吗?这还是男人吗?这不是特么的娘炮剑客吗!

只要想到这个世界的剑客,都扭着屁股对决搏杀,叶苏就一阵阵恶寒,颇有一种抹脖子的冲动。

想到刘大老爷,叶苏豁然又想起一件事。“方才那些点点线线的是什么状况?不光可以无死角的扫描景物地貌,好像还看到了刘大老爷的破绽……”

武侠小说中长出现破绽一词,说简单点就是很难防御的空档。但也有时描写的非常玄幻,比如站在那处处是破绽又处处不是破绽,或者放眼放去无处不是破绽之类,绕来绕去总之很厉害的样子。叶苏一直对这种说法很神往,却没想到自己有亲眼看到的一天。

“莫非还真有什么穿越福利?”

叶苏闭上眼睛,试探性的想把那个再召唤出来。尝试了几次,竟然还真成功了。

只要努力集中精神,不管看什么东西,都能在脑海中用点线面的形式将其展示出来。这种展示是最原始的,一切掩饰都无所遁形。叶苏能看到刘大老爷的招式破绽,也是这个原因。

研究一会之后,叶苏欣喜若狂。

“这个世界都是公孙大娘又能怎样,我一样可以做西门吹雪。管你们耍出怎样的花活,我一剑攻你们的破腚……”

穿越前的叶苏是剑痴,除了练剑基本是心无旁骛。但毕竟生活在现代社会,清楚理想和现实的区别,所以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人生目标。可是现在,叶苏却冒出一个念头,一个复兴伟大中国梦……嗯,复兴伟大剑客梦的念头。

这个念头不断加强,最大程度刺激着他的神经,满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不要什么称王称霸,也不追求什么长生不死。叶苏想的,是破掉为世人推崇的所谓剑舞,他想要挑战这个世界的现有剑道法则!

用手中的三尺青锋,去挑战这个世界所有的成名剑客。让那些扭屁股跳舞的娘炮见识纯爷们的魅力,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客!!!

“叶苏,叶苏你醒了吗?你怎么样?”

叶苏在柴房的离间,木门外还有一个外间。一个女声轻扣着门,焦急的低声呼唤,让热血沸腾的叶苏瞬间血凉。

“靠,差点忘了这茬。纯爷们刚**来着,貌似马上就要被浸猪笼了。”

在学校时练剑练的被人当成神经病,叶苏自然不会有女朋友,纯纯洁洁的处男一名。没成想刚一穿越,就稀里糊涂的和人滚了床单。

“现在这个身体才15岁,那个丫鬟也不过16,都他么的未成年,简直就是犯罪。世风日下,活该浸猪笼。但是,这他么跟我有毛关系?滚床单发生在穿越之前,前人吃肉后人背锅,我冤啊我。”

一点甜头没尝到就当了背锅侠的叶苏十分悲愤,这几乎跟穿越成武大郎媲美了,还是马上就要被毒死的那个版本。

“你说句话啊……是不是头被打坏了……”朵儿听不见动静,再次焦急的呼唤。

叶苏暗自叹了口气,出声回答:“我挺好的,没事。”

“是我害了你,呜呜……”朵儿精神一松,又开始哭。

不管叶苏还是朵儿,都是二夫人想要杀鸡儆猴的鸡,炮灰两枚。叶苏明白这个道理,可朵儿并不清楚。哭了一会,又替刘云龙担心起来。

“也不知道大公子会怎样……切莫牵连他才好。”

“他应该不会有事,不过我们就难说了。”叶苏没朵儿的伟大情Cao,只在那单纯的为自己发愁。

要是之前,这个世界也没甚意思,早死早投胎也没什么。可现在有了人生野望,叶苏又怎能甘心等死?

叶苏正在这思考人生,一阵杂乱脚步声突然从外传来。紧跟着就是开门声响,并伴随着来人喝骂。

“小贱奴,还不滚起来,父亲召你们祠堂问话!”

来人是二公子刘云生,二夫人所出。气质像他母亲,长相十分俊美,美的像女人一样,十足的兔儿爷。刘云生身边跟着几个护卫,其中一个是刘勇,就是那个被刘云龙叫人断手的家伙,现在左手还被麻布包裹着。

看到刘云生,叶苏有些奇怪。

祠堂是世家重地,就算直系男丁都不能擅入。他和朵儿都是下人,就算犯了再怎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按理说也不会有上祠堂受刑的资格。

“二公子,请问为何要去祠堂?”叶苏问。

啪的一声,刘云生一嘴巴抽在叶苏脸上:“小贱奴,你也配跟我说话?!等死就是了。”

叶苏血往上撞,一阵暴虐涌上心头。但还是狠咬牙关,生生把***三个字给强咽了回去。

被娘炮兔爷抽嘴巴,本来就是耻辱了。更可悲的是,刘云生也不算完全说错。今天刘家这场角力的主角是刘云龙和二夫人母子,叶苏只是一个炮灰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去争取自己的命运。

“还敢瞪我?”刘云生又一脚踹向叶苏。

叶苏精神豁然绷紧,眼前景物瞬间发生变化。一条条光线,一点点光斑,覆盖到了四周方方面面。刘云生踹过来的脚,在叶苏眼中,就好像分开湖水一样,带上了非常明显的波纹轨迹。

几乎是本能,叶苏往边上一歪头,刘云生一脚踹空,险些失去平衡摔倒。

“哎呀,还敢躲?”刘云生顿时大怒。

“小贱奴,敢忤逆二公子?!”刘勇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在此时的叶苏眼中,刘勇一拳一脚都带着轨迹,无处不是破绽。只是惯性的闪了几下身子,便将来袭的拳脚尽数躲开。

“***,哥几个,给我按住他!”刘勇更是恼火,招呼了其他几个护卫一声,就准备上前围殴叶苏。

叶苏毕竟被绑着,能力再好用也躲不过几个人的围殴。便干脆解除能力,将诸人相貌牢牢记下。心说现在就当被狗咬,过后再找你们算账。

“行了行了,赶紧押上他们去祠堂。”刘云生阻止了刘勇。

刘云生不是想保护叶苏,而是突然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他之所以亲自来提人,是想借这个机会混进祠堂。踢打叶苏完全是习惯使然,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几个护卫上来,解开叶苏的绳子,与朵儿一通押到刘家祠堂。

此时祠堂处已经有不少人,刘大老爷刘平天端坐正堂,四名家族长老分坐两侧,大公子刘云龙跪在正中。二十余名带剑护卫,尽数站在祠堂门外。一名女眷都不在,也没有寻常的家丁仆役。

四族老到场,刘云龙又跪着,再联系到刘云生的举动,叶苏顿时心中雪亮。今天要受家法的是大公子刘云龙,而他和朵儿只是添头。

“爹,我把人带来了。”刘云生走到刘平天身前,一本正经的施礼,然后自然而然的站到旁边。

刘大老爷瞅了二儿子一眼没吭声,将目光转向大儿子刘云龙:“人来了,你看着办吧。”

刘云龙回头看了眼叶苏和朵儿,微微点头,示意二人放心。随后转身对着祖宗牌位拜了三拜,上前从祭祀桌案上取了一样东西。因为是背着身,叶苏也没看见是什么。

“云龙,你最好再想想清楚。”一名族老突然开口:“平素知你仁厚,可你今日之举还是太过孟浪。为了两个下人,值得吗?”

刘云龙道:“大家皆言我仁厚,实则不然。云龙行事,无愧本心尔。”

“大哥,族老们都是为了你好,你这态度实在不该。”二公子刘云生摇着一把折扇,叹了口气:“你是刘家未来的家主,可今日你若这般做了,便等于自毁天赋。虽说家族少年才俊甚多,将来自有弟弟替你去遮挡风雨。但你若成废人,恐怕难以服众啊……”

看着刘云生在那摇头晃脑,叶苏厌烦之余更觉得恶心。“这个兔儿爷,早晚被人爆了菊花。”

“二弟,这些诛心之语就不必说了吧,您想的是什么我自然清楚。”刘云龙嗤笑了一声,冷冷道:“我只告诉你,不是我的,我不会强求。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你什么意思?!”刘云生恼羞成怒,气的拿着扇子一阵狂扇。

“没什么意思,总之任何代价都好,他们两个我是保定了……”

刘大公子霸气侧漏,主角模板一览无遗,叶苏这个小龙套默默旁观,心中暗忉。

“这大公子为人确实比较仁义,但自己也不可能一直给人家当

《娘炮看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