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枝上柳眠》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意思 女体化 枝上柳眠调教

枝上柳眠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枝上柳眠》是周小慢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孟意,苏柳眠,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日的风吹来狂躁的热浪,天边的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后园的凉亭依水,连莲花也羞答答的躲了起来。 孟意阑来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她没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08: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枝上柳眠》是周小慢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孟意,苏柳眠,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日的风吹来狂躁的热浪,天边的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后园的凉亭依水,连莲花也羞答答的躲了起来。 孟意阑来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她没

《枝上柳眠》免费试读

夏日的风吹来狂躁的热浪,天边的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后园的凉亭依水,连莲花也羞答答的躲了起来。

孟意阑来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她没见过什么大人物,也不知道这贵妃唤她过来倒底所谓何事。

凉亭处围着一众女眷,想必这位贵妃娘娘便歇在这里了。

沿着蜿蜒的小路一路走来一抹鹅黄色,张采薇不屑的冷笑了一声,目光瞥向苏柳眠,“这就是你那位三妹妹?”张采薇今日有意刁难孟家的女眷,这会儿一手支着下巴,沉思着怎么整一整这些女孩儿。

苏柳眠很了解张采薇,一见她这副模样便知道她正想着怎么惩戒别人。可是,今日张采薇怕是要失望了。

每一个强者都容易范一个错误,那就是轻敌。柳眠想,今日之后,张采薇或许会长个记性。

一会儿的功夫,孟意阑已经走到了近前,抖抖索索的给张采薇行了一礼,礼仪也不够出色。

“抬起头来给本宫看看。”张采薇见孟意阑十分小家子气,不由得懒散的说道。

孟意阑依言抬起了头,小心翼翼的瞄了张采薇一眼,再没有先前与柳眠说话的狠厉劲儿。

张采薇根本没把这三个女孩儿看在眼里,今日这首云鬓乱是误打误撞也好,成心为之也好,总之,孟府的女眷既然敢给她张家添堵,她也该告诉告诉她们,什么是规矩,什么是体统。

“你见过长公主?”张采薇问话。

“是……”孟意阑赶紧又低下了头。

张采薇慢慢站起身来,一只手习惯性的扶着一个宫女,款步轻移,走到了柳眠三人的身边,“说说,长公主是如何夸赞你的?”

柳眠垂眸,掩饰住眸子里的复杂,在张采薇靠近之时,不动声色的转了转食指上的戒指。

孟意阑颤巍巍的声音已经响起,底气不足,“长……长公主夸赞……夸赞我比那桂花,桂花还要娇媚。”

“哼,”桂花?张采薇知道长公主根本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估计是这女孩儿故意搬出长公主想要叫她忌惮的。想着,张采薇一双眸子转向苏柳眠,想搬出长公主压她?未免太过于单纯。

柳眠抬眸与张采薇对视,慢慢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娘娘,你的脸……”柳眠这戏份十分到位,经她一说,所有人都看向张采薇的脸,一看之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张采薇慢慢摸上了自己的脸颊,不明就里,渐渐的竟然觉得脸颊有些麻痒。

宫女惊呼一声,“娘娘,您过敏了。”是她们疏忽大意,娘娘对桂花过敏来着……想必是这个孟意阑身上的桂花粉。

“把这个人给本宫架出去!”张采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面色一变,指着孟意阑高声道。

孟意阑吓得瘫软在了地上,求饶道,“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快去传太医!传太医!”一阵兵荒马乱,张采薇身边的宫女也失了分道,毕竟上一次张采薇过敏还是她小的时候。

柳眠慢慢退了两步,不动声色的退出了凉亭,她瞄了一眼跪在地上吓傻了的孟意涵,勾唇一笑,转身离开。

青衣与茶衣跟着苏柳眠,都有些担忧,“姑娘……您就这么走了?一会儿贵妃娘娘怪罪下来……”

“留下来才会被怪罪。”柳眠笑得温婉灿烂,轻声答道。

张采薇自顾不暇,又有谁来怪罪谁?一会儿张翼得到了消息,留在那凉亭的人估计都会被殃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张翼那么宠爱张采薇这个妹妹,见到张采薇这个模样,肯定不会放过孟意阑,届时,二夫人又要如何做呢?

今日之后,孟府算是把张家彻底给得罪了。

茶衣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弱弱的问道,“姑娘不会是在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姑娘怎么会知道张贵妃对桂花过敏的?

柳眠回眸看了眼茶衣,并没有说什么。事实上,她在看见二夫人给孟意阑准备的那身行头时,就想起了张采薇,一切不偏不倚,恰好发生,像是巧合一样,其实都在柳眠的掌控之中。

孟意阑贪求名利夺走了柳眠的东西,这便是柳眠收取的报酬。

……

听闻张贵妃害了病,前面的宴席还真是炸了锅,今日不该是个良辰吉日吗?怎的状况频发?

张翼急急忙忙朝后园而去,撇下一众来宾,整个宴席变得莫名尴尬。

柳眠从后园的石林里等了一等,果然看到了张翼身边那位精通医术的大师仓鞅。

从这石林超近,能更快到达后园,柳眠只是试一试能不能蹲守到仓鞅,没成想还真叫她料准了。

柳眠从侧面拐出去,状似不经意的撞了急匆匆的仓鞅大师一下,忙道歉道,“抱歉。”

仓鞅急着去后园,并没有注意到柳眠,这时候被撞的后退了两步,方垂眸道,“女施主,无碍。”

柳眠垂眸,在二人擦身而过之时,故意丢下了一朵朱红珠花。

仓鞅正要继续往前走,猛地发现地上这一枚珠花,一瞬间怔愣在原地,再走不动了。

他拾起这珠花,略显沧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这是……这是他亲手为他那可怜妻子做的一枚珠花……

他想追上去问问柳眠哪里来的这东西……可是苏柳眠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石林中。

……

柳眠回到了席上,此时宾客已经走的走散的散,好不凄凉。

孟家的两位小姐还在后园,孟家人也不敢离开,他们一看到苏柳眠回来了,紧忙走了过来。

二夫人焦急的问道,“阑儿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柳眠略微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自己与孟家人的距离,“孟意涵与孟意阑还在贵妃那里。”

大夫人也急了,“废什么话,我问你,你为何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柳眠眉头一蹙,垂眸答道,“贵妃娘娘对孟意阑身上的桂花香粉过敏……她二人心怀愧疚吧,并没有同我离开。”

柳眠这么一说,大夫人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心道一声糟了。

大夫人也不管旁人了,紧忙拉着二夫人道,“快去找定阳伯世子。”定阳伯世子是二夫人的哥哥,一直以来都追随着大将军张翼。大夫人这是要动用雷家来给孟意阑姐妹求情。

柳眠垂着眸子,没想到关键时候大夫人的脑子还挺好使。

大夫人等人一走,青衣问起,“姑娘?我们怎么办?”

这里已经没她什么事了,今日柳眠来这大将军府一趟,也算是收获颇丰。

“走吧。”

《枝上柳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