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彼岸花飞轻似梦》炫舞时代彼岸花梦套装 精彩试读 彼岸花飞轻似梦无广告

彼岸花飞轻似梦

古代言情连载中

夏沫挽风新书《彼岸花飞轻似梦》由夏沫挽风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虞洛兮,青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与旁人看,那是一张有着极尽言语也难以形容的容颜,伫立于众人之间,定是似珠似玉的光芒处于瓦石一般,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一层厚厚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12:04: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夏沫挽风新书《彼岸花飞轻似梦》由夏沫挽风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虞洛兮,青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与旁人看,那是一张有着极尽言语也难以形容的容颜,伫立于众人之间,定是似珠似玉的光芒处于瓦石一般,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一层厚厚

《彼岸花飞轻似梦》免费试读

与旁人看,那是一张有着极尽言语也难以形容的容颜,伫立于众人之间,定是似珠似玉的光芒处于瓦石一般,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一层厚厚的阴影,使人看不起那深邃的眼中是温柔或是清冷,挺直的鼻梁远远看去犹如越不过的高峰,白皙的皮肤衬着些许性感的嘴唇,看上去是如此的秀色可餐,侧脸棱角却被嘴角的微笑磨灭的看不出刚毅只觉得清风徐来般柔和。一身白衣将他衬托的更加俊逸却不失儒雅。

有些人,大约就是有这种能力,一出现就醉了时间,忘了该怎么运转。

他望着虞洛兮,眉角轻扬,玩世不恭。她脸上的表情倒是和那些或扭捏或豪放得抛媚眼得女人如出一辙,向来,他对自己得容貌是很有自信的!

她有一瞬间的迷失在了他白衣飘然的身影里,这人和那日日等在小溪旁的少年一样,钟爱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只是自己已经有很久再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了,久到自己今日若不是见到这个少年,都忆不起他的模样!想到此处,便觉得呼出的气息远远多于吸入的,那种闷闷的压迫感,让她手指都动弹不得,只能呆愣愣的望着!

许是盏茶的功夫,许是眨眼的功夫,她抚平自己的情绪悄悄的在衣袖里舒展了下手指!

她最后贪恋的望他一眼:“这位公子,倒是生的美艳。只是我们这一群大男人来着烟花之地聚着吃酒,叫外面那些美人独守空闺实为不妥,今日便罢了,来日定来叨扰,喝他个不醉不归”她深知眼前的人只是和他一样钟爱白衣而已,他依旧是日日等在溪水旁,只是等的那个人,再也不是她!

这门口之人故意左右阻挠不放她出门。“方才听公子说的幽怨,倒不如讲与我们听听这烟雨姑娘如何不见公子却见公子好友,我等或能帮得公子抱得美人。”此时的她倒不像别的女子那般千方百计的留下,他便更觉得有趣!

虞洛兮心想左右今日是逃不过了“那便有劳公子破费了!”潇洒的转身走向酒桌。

看着虞洛兮那小小身板无可奈何地挪向酒桌心中便说不出的舒坦。他倒是想看看一女儿身在这风花雪月之地只身扣响陌生房门到底为何。

“公子,属下这擅自留人,还望公子莫怪。”他拱手向那青衣男子行礼。

青衣男子看得他满脸的猫戏鼠般神态,不由得轻轻摇头“无妨,畅云你且吩咐下去要些好酒好菜,你说的事我明了,明日定会带他一起回去!”黑衣男子应声而去。

待酒肉上桌之后,三人围坐一起,那好看的少年郎一一斟酒:“能一起小酌那便是缘分,你且不必拘谨,我家公子姓柳名青枫,我呢姓陌名尘。看面相我与我家公子应虚长你几岁,你便唤作柳兄陌兄便好,不知小公子怎么称呼?”陌尘将斟好酒的杯子推向两人面前饶有趣味的看着虞洛兮。

虞洛兮端起酒杯举向两人:“吾乃一乡野匹夫,得蒙柳公子陌公子相惜,小弟虞洛在此便谢过两位大哥了。”这萍水相逢,自己亦是被拘着留下作陪,称兄道弟的实为不妥与不甘。奈何不得不低头呀

三人碰杯“干”一饮而尽。满嘴辛辣,惹得虞洛兮五官都皱起。

柳青枫望了一眼虞洛兮而后开口:“听得洛弟刚才抱怨同来好友偷约烟雨姑娘,怎的?烟雨姑娘不爱见得洛弟?”

虞洛兮听的他如是发问,眉心轻锁,哀怨的开口道。

“哎,这烟雨姑娘倒是见过一回,花费了我毕生积蓄才得以相见,奈何乍一见到我就坦言道,不喜我这种孱弱之人,她喜好身形高大威猛的习武之人。再不然也要是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文人骚客。我这等的无钱无权无健硕身形的人便莫要扰她清净。”一番话语尽满腔的委屈与不甘。

一杯酒下肚又痴情的望着空杯言道“自那日匆匆一见,这心里......你可知,人生最苦是相思,长相思,摧心肝,无计可消,无计可消。”虞洛兮煞有其事的说,一边轻啄那辛辣的酒水,一边眼睛悄悄瞄着身旁两人。也不知自己这段苦煞煞的说辞能否得到些许同情。

陌尘看着虞洛兮的那满脸愁容,认真的思索着什么,眼神也变得考究,似乎能穿破所有伪装直达内心,看得虞洛兮心头微颤,该不会是卖惨根本博不得同情反而惹得漏出马脚了吧。

正在踌躇要不要在填补些旁的痴情之事时,陌尘伸手拍拍虞洛兮的肩头,宽慰的说道“你且放心,这事我俩管定了,定不让贤弟这一腔相思无处安放。”

虞洛兮一听此言自是高兴万丈“当真?”这可真所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陌尘从桌底用脚尖轻踢青枫,青枫开口道“那是自然,你且告知怎么帮你就好,我等自是不留余力定不让你饱受相思之苦!”

虞洛兮当即掂起酒壶站起身来,“二位大哥,一切尽在酒中,小弟干了。”咕咚咕咚的饮下剩余的小半壶酒,用袖子一抹嘴巴咧嘴嘿嘿直笑。而后身形微晃的坐下。

“明日,还望两位大哥在大厅等候小弟,那时小弟再告知如何行事可否?”话语间喷洒的气息中满是浓烈的酒香。

陌尘看她此时双颊泛红,小小的耳唇也犯上桃粉,多半是醉了,眼神所到之处便也少了方才的雅正。从她微眯的双眸到轻启的红唇,从束发的木钗到侧边沾灰的靴子,看她故作无恙的神态,心中不禁莞尔,酒量甚差,这生人前也敢不管不顾,当真是不怕一命呜呼。

见陌尘上下考量自丝毫不避讳心中有些不悦,“你这少年郎倒生的俊俏,可比你那公子瞅着合眼多了,呵呵,嗝......我若有那龙阳之癖,你这上好的皮囊倒不失为上选的伴侣呀。哈哈哈哈嗝......”

手指摇摇晃晃的点着陌尘笑得身形乱颤,全然不顾对面两人惊得面色铁青。

青枫震得半晌讲不出话,偷偷的望向陌尘,见他脸色实为不好。轻咳一声道“酒后之言,莫要当真。若实在气不过......”抓过身边的佩剑拍在桌上递过一个眼神,满目萧杀。

《彼岸花飞轻似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