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毒妃归来》毒妃归来 废材要逆天 同志 毒妃归来BG文

毒妃归来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毒妃归来》是无风自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霜儿,萧承煦,书中主要讲述了: “霜儿!霜儿……” 持着烛台近榻低声唤着霜儿的高大胖妇人许二婶,是新阳本地人,当日是护着得了疫症的儿子进的疫营。 为了让儿子能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8 12:04: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毒妃归来》是无风自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霜儿,萧承煦,书中主要讲述了: “霜儿!霜儿……” 持着烛台近榻低声唤着霜儿的高大胖妇人许二婶,是新阳本地人,当日是护着得了疫症的儿子进的疫营。 为了让儿子能得

《毒妃归来》免费试读

“霜儿!霜儿……”

持着烛台近榻低声唤着霜儿的高大胖妇人许二婶,是新阳本地人,当日是护着得了疫症的儿子进的疫营。

为了让儿子能得到更好的救治及照应,她一得空就帮菀娘忙着大事小情,跑前跑后很是卖力。

刚才菀娘去照看新进的孕妇,许二婶就自告奋勇地要来帮着看着林霜儿。

如今的小姑娘面上刚开始结痂,若是在睡着时乱抓乱蹭到发痒的伤口偏疮面连片成块,说不准会血淋淋地生掀下一整块面皮。

所以,许二婶的好心自是得了菀娘的应许。

听着睡在榻上的霜儿没吭气,许二婶没有离开,反倒伸手掀了帘子。

帘子刚一动,皮枕应声摔落在地。

许二婶嘴里不由地低声抱怨起来,“这孩子怎么睡的……”

再接着,看清霜儿老实睡相的许二婶放下心来。

“唉!多乖的小姑娘!这得多难受,也从来不哭不闹的。不象我那臭小子,刚好了些,让他喝个药就得追出五里地去!”

许二婶帮着熟睡的霜儿整了整被角,一边抓着她手指甲上缠着的纱条看着,一边心疼地叹道:“好好的一张脸若是真毁了可该怎么办呢?”

毁了又如何?

比起死去的人来说,能在这儿喘气就是幸运了。

林霜儿轻浅地呼吸着,象是真睡着了一般。

从知道自己整张脸孔都挂上疤的第一天起,她已自我安慰着就当自己是要效仿着曾听说书先生讲过的冯娥故事。

太宗年间的济州冯娥,家人为盗所杀,她吞炭黔面扮作男儿,最终得以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从前她听完故事归家,还纳闷问过娘亲为什么冯氏女把自己的脸划花时就不会痛得流泪?

到了现在心里有泪流不出来的时候,她明白了。

所以,霜儿心里半点不怨萧十七,毕竟是他在关键时救回了她的命。

甚至于她还假装因药失去记忆,让小道士为此扛下了不少责罚……

九月将要过半,笼在新阳城上空的愁云惨雾被南下的北风驱散了许多。

好消息接踵而至。

疫营已连续三天没再从外面添了新的病人,匮乏的医药也得到了有效的增援,朝廷赈济灾情的钦差不日将至。

而紧随钦差其后的还有第一次从洛京来新阳的新城公主。

连州的新阳、平乐等地正是新城公主的食邑封地。

阳光晴好,新阳疫营的厨院里十来个妇人聚作一堆。她们一边坐在矮凳淘米洗茶忙着手上活计,一边叽叽喳喳地谈天说地。

对公主殿下的好奇揣测,在看到一个刚被许二婶拉过来的小姑娘时被搁下了。

叫做霜儿的小姑娘浑身裹得严严实实,脸上覆着内贴药膏的绢布面具,上面只剪出三个洞,露出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和一张红殷殷的菱角小嘴。

虽然林霜儿打扮古怪至极,但称呼应话的声音却极清亮,大眼睛也尽写着温顺和善,懂事乖巧地越发让妇人们更觉她可亲可怜了。

聚在这里的女人们都是新阳本地居民,有进疫营后康复的,也有陪着家人进来的。

新阳县城人虽多,但来自城中各处的众人几日下来互相扯着,好些从原本素不相识的人都攀上了拐弯亲戚或是深深浅浅的交情。

听许二婶讲了霜儿失亲又失忆的悲惨遭遇,都有因疫病体验着家人分离痛楚的妇人们自然一个个都恨不得立时能寻着线索帮她寻上了家人。

“霜儿!除了嘉宁坊,你记不记得你家在城里别处有什么亲戚?”

“说不准霜儿是最近年把才进城的人家呢。”

“听她说话可不象乡下仔!若是我娘在这儿没准能认出来,我娘可是足足接生过新阳半城的孩子!”

“说来我家杨花也是蔡婆婆接的……”

在院子里一片热闹的嘈杂声中,一直摇头的林霜儿嚅嚅应,浅浅笑,含含糊糊地应付着大人们的好心。

她手上没闲着,勤快地帮着许二婶拣菜叶,搁在膝上的一只小簸箩不停地轻轻打颤。

“霜儿!霜儿!”

林菀娘站在院门口眯着凤眼看了好几眼,才对着林霜儿招了招手。

林霜儿立即如释重负地站起身,嘴里脆生生地先应了声。

接着,她低头对坐在身边的几个妇人细声道了声谢,向着正等着她的林菀娘跑了过去。

但等将近菀娘的时候,霜儿突然地脚下一顿。

“霜儿!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就跑出来?这儿就缺了你这么个能做活的?”

菀娘仿若未睹地上前牵住了霜儿的手,亲昵嗔怪。

一双带着细鱼纹的丹凤眼却冷冷扫过了院子里那堆儿刚被逮到做活儿时聊天聊得正欢的妇人们,不怒自威。

“林管事!是我硬拉着霜儿出来的!”,许二婶立马挺身相应。

林霜儿腼腆一笑,讷讷不言。

眼瞅着一高一矮的身影过了小门,院子里的妇人齐齐松下口气,开始低声怪责起拖累霜儿和大伙儿齐齐恼了菀娘的胖妇人……

重新回到菀娘清静小屋里的霜儿,板着身子靠坐在椅上。

小脸仰抬,双眼紧闭,大气不敢轻出。

萧承煦仔细查过霜儿脸上疮毒的一双眼眸冷冷地落在了她正紧抓着膝上裙片的双手上。

小姑娘手十指纤嫩如笋,但手背的情形却与脸上相类。一层的干瘪的黄褐色癞疤连成片死死巴着,难看至极。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的身体恢复虽快,但内里极虚。而且疮面不能轻易见风着水?”

“记得!”

“我前天就跟你说过今天辰时我会来这儿给你复诊。你不记得?”

“记得!”

“都记得,那你为什么要随意跑出去玩?还跑到厨院里去了?”

“我只是……”,林霜儿颤着声,怯意满满地找不调。

霜儿又一次愧疚心虚了。

她本就是掐着萧十七要来的点才故意偷偷跟着许二婶出去的。

二婶要引她见些本地居民帮她找到家人的提议已说了许多次,虽则想瞒住身世的霜儿半点不愿,但又怕一直推拒说不准会让菀娘及众人见疑。

象这样匆匆走个过场承了情,但却被严格负责的小大夫中途打断就好。

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总归还是要想法子弄个能混过去的新身份才是最好……

正在这时,一道沁肤的冰凉不由分说地擦在了林霜儿的手背上,她不禁打了个激灵,原本紧闭的双眸更是猛地一下纠得死死。

“睁开眼好好看着!菀娘事忙,你总得学会怎么给自己上药!”

正紧捏着霜儿一只手上药的萧承煦不得不没好气地提声喝止女孩形如恶鬼似的的怪样儿。

“从今日起,每天早晚两次所有发疮的地方都试着先用这药膏敷着。切记不能涂多,薄薄的似有似无的一层就好,象这样用指肚慢慢推开,切记莫让指甲划破了疮面……”

霜儿迅速低垂下的眼睫飞快地眨了又眨,漏下的眸光悄悄地定在了少年正搁在她手背移动的食指上。

他的手指修长灵巧,柔韧有度,在晃动的光影之中如同一支正笼着淡雾浅霭的无瑕暖玉,瞬息之间变着仙法儿将一团烟翠柳色推成了一泓碧波澄净。

所谓的煦色韶光,应当莫过于是……

“药记得收好!知道怎么用了吧?”

“知道了!”

刚刚走了神的林霜儿迅速抬起了头,应答毫不犹豫地同时出喉。

只是声音打颤,象是怕挨打似的。

此前,林霜儿在厨院与外人说笑被菀娘喊回来时,原本跟在菀娘身后的萧十七就站在院门口看着。

那时虽然覆着一张面具,但小姑娘的眼底依旧坚强地带着笑意,仿若未沾半点阴霾。

可是只要一看到他,就立即变成了这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儿。

小道士黯然地低下头,啪地一声扣下药箱。看也没再看女孩一眼,径直地拎箱走人。

林霜儿妥妥地长纾口气。

可不一会儿,当她的目光转到刚才小道士放在桌上的八角药盒上时,不免又懊恼地发出一声哀叹。

“这一次又忘了当面谢谢十七的救命之恩了?”

刚送人离开的菀娘靠在门边看着屋里小姑娘的一脸纠结,哑然失笑。

林霜儿尴尬地点了点头。

《毒妃归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