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武领主》诸天领主 精彩试读 天武领主straight(直人文)

天武领主

玄幻连载中

经典小说《天武领主》由六只熊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枫,姜天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柄巴掌大的短剑! 姜枫费劲力气将类似树根黑溜溜的物体抽扯出,居然是一柄短剑! 姜枫整个人倒在一旁,手中还握住那柄短剑,嘴中不断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8 12:08: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天武领主》由六只熊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枫,姜天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柄巴掌大的短剑! 姜枫费劲力气将类似树根黑溜溜的物体抽扯出,居然是一柄短剑! 姜枫整个人倒在一旁,手中还握住那柄短剑,嘴中不断

《天武领主》免费试读

一柄巴掌大的短剑!

姜枫费劲力气将类似树根黑溜溜的物体抽扯出,居然是一柄短剑!

姜枫整个人倒在一旁,手中还握住那柄短剑,嘴中不断呼哧出大气,整个人就如同力量都被掏空,无比虚脱。

“呼~原来是把残剑啊,一柄这么短的铁剑怎么会如此难拔,太古怪了。”姜枫望着手掌握住的灰溜溜手指般短小的剑柄,稚嫩的脸上写满了疑惑的自语道。

姜枫手中把玩着刚刚拔出来的短剑,仔细的观察着剑的外形。

姜枫手中的短剑只有巴掌般大小,剑柄如同被染上漆黑的墨水一样,漆黑如墨,但尽管剑柄漆黑,剑身却并无半点漆黑的感觉,估计是在泥地中掩埋久了,沾上了许多黄泥,尽管如此,被黄泥沾上的剑身仍然是有一两道银青色,与普通的短剑并无多大差异。

姜枫将那微微露出来的一两道银青色的剑身,对着天上的太阳一映照,一道刺眼的光束便在一两道银青色的剑身上反射而出,极其刺眼。

果不其然,此时的姜枫几乎可以断定刚刚古树下反射出的那道刺眼的光芒,便是来自姜枫收起来的那柄黑漆漆残破的短剑。

随着姜枫心中疑惑的解除,姜枫便是笑着对着天空道:“时候也不早了,昨夜一宿没回家,指不定爹娘会担心呢。”随后姜枫休整了片刻,将巴掌大的覆盖黄泥的短剑,收入腰间,摘下了一棵青稞,咬在嘴里,慢悠悠的往远处的小木屋中走去。

当姜枫走了有好一段距离后,一直静止不动的参天古树此时却缓缓的动了起来,此时并没有风,古树是无风自动!

只见参天古树巨大枝桠突然挥舞了起来,巨大的枝桠不断拨风舞云,参天古树此时就如同通灵的人般,因为情绪激动而挥舞着虬龙般的枝桠,不断搅动着弥漫天空中的苍云。

忽然,众多枝桠连通一起,叠聚半空,似乎在凝固着东西……

一道金青色的光团在枝桠中缓缓凝聚,就如同蒲团一样,周围你弥漫着一道有一道的金青色气体。。

此时的姜枫也是离那后山古树所在处越来越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金青色的光芒在参天古树之巅凝聚而成。

“嗡嗡嗡嗡~”金青色的光团如同情绪激动的人,一时间周围空间震荡不断,就在这震荡中,周围的虚空中都出现了不少的虚空裂纹。

“咔~砰!”虚空裂纹爆开,透射出黑压压的虚空,虚空内一道有一道银白色的气状物出现,宛若风罡一样席卷着虚空内,不断的如同绞肉般绞杀着金青色气体,显得恐怖如斯。

参天古树的顶部凝聚而成的金青色蒲团状物,竟然如同通灵般的活动起来,慢慢的往天空中震裂的虚空中移动,随后金青色光芒一盛,宛若阳光大盛般的整个金青色的蒲团消失在天空,震裂的虚空也是瞬间恢复。

伴随着天空上金青色蒲团的消失,整颗参天古树就如同缺少了什么东西一样,少了一种味道。

姜枫慢悠悠的走在和他差不多高的草从中,嘴中咬着青稞,整个人沉浸在修出武道的喜悦中。

突然,姜枫后方五十米处的虚空微微一颤抖,涟漪不断,一团金青色的光团凭空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姜枫所在的方向极速遁去,在几乎到达姜枫身后的时候,竟是径直的没入姜枫系在后腰的那把布满黄泥的短剑中,布满黄泥的短剑瞬时便颤了颤,散发出一道极其精纯如同翡翠般的青光。。

姜枫也是略有所感的往后看了看,看到的却只有一片草海,还有那颗参天般的巨树,因为距离关系,巨树在映入姜枫也是略微模糊。

随后便是继续大步向前,往着不远处残破小木屋方向走去。

……

咯吱~残破的木门被姜枫轻轻推开,尽管姜枫轻手推,残破的木门被推力带动下,滑落些许木屑。。

姜枫并没有管这些掉落的木屑,反而是大步迈出,径直的往客厅中走去。

一进入大厅,姜枫便见到了在客厅圆木桌子上父亲姜天豪和母亲灵月。

“爹,娘,我回来了。”姜枫看着面前呼吸并算不上平稳的父亲和在修补衣服的母亲,脸上挂着笑容道。

“枫儿,昨夜你怎么一宿都没回来?”

姜枫母亲灵月停止了手中修补的衣物,脸微微往上一抬,略显臃肿的双眸显然昨晚一宿都没有睡好,看着面前满头大汗的少年略微责备道。

“嘻嘻,昨晚修炼过度了,太累直接在后山就是睡上了一宿。”姜枫听着这责备中隐藏着关怀的声音,旋即心暖一笑道。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若是因为我骂了你,你就生气家都不回,那我还要你做甚。”灵月身旁一直都没有发话的白发男子,拳头微微一握住,略显浑浊的双眸看着面前流着汗水的姜枫,声线威严责备道。

“我…我也不是为了修炼吗,我还不是为了能在族祭的时候给老爹你长脸。”姜枫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了吓,耸了耸肩的低头喃喃自语道。

“哎…天豪,人都回来了,还那么凶做甚?昨晚你也不是担心的一宿没睡,枫儿回来就好了。”一旁修补衣服的灵月望着姜天豪微怒的样子,白了一眼姜天豪,连忙制止道。

白发青衣男子并无多说话,浑浊双眸中闪现出丝丝关怀微光,紧握的拳头也缓缓松开。

“枫儿你也别怪你父亲,毕竟你还小,一宿不归,身为父母的我们如何不担心。”灵月放下手中修补的衣服,扭头对着姜枫笑了笑道。

“嗯。”姜枫喉咙挤出一声闷哼,望着父亲母亲眼中的关心之意,尽管父亲表面上是责备,但换个角度想那就是关心,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心,一想到这里,姜枫便是心里头一暖。

姜天豪望着面前年纪上幼的姜枫,脸上紧绷的神经也缓缓的松弛下来,脸上顿时几条皱纹跃出,慢慢的站直身子,走到姜枫身前,拨了拨姜枫蓬乱的头发,将缠绕发丝的黄泥拨去,随后缓缓的说道:“这样修炼一定很累吧。”

细细感受着姜天豪粗糙手掌的轻拂,姜枫抬头眼眶微微湿润的望着父亲,声线坚定的挤出两个字:“不累!”

姜天豪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笑:“都是爹没用,若是以前……”

“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厉害的,无论以前,现在还是以后,爹都不是他们口中的窝囊废!”还没等姜天豪说完,便被姜枫打断了去,瞪大着漆黑的双瞳,认真的说道。

“呵…小枫,你不怪爹就好啊。”姜枫父亲的手继续拨动着姜枫的墨丝,挤出一抹淡笑道。

“嘻嘻嘻,爹,我修出武道了。”姜枫双眸凝视着姜天豪,咧嘴淡然一笑道。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陷入了静谧中,无论是姜天豪,还是灵月,都被姜枫这不大不小的声音带入到震惊中去。

姜枫感受着发丝上姜天豪因为震惊所带来微颤,紧紧抓住姜天豪的粗糙的手掌,漆黑的双瞳无比坚定,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淡笑道:“爹,我说的是真的。”

“呼~灵月,你先出去,我要和小枫单独聊上几句。”姜天豪收回粗糙的手掌,呼出一口大气,对着旁边的灵月笑了笑道。

灵月也是识趣的对着姜天豪微微一点头,将身旁的衣物拿起,对着姜枫轻轻一笑,旋即便往大门方向走去。

“咯吱…砰!”伴随着关门声的响起,整个大厅只留下了姜枫和姜天豪。

“小枫,让我看看你是否真的凝练出武道。”过了片刻后,姜天豪率先打破了沉寂,脸上带着思虑道。

姜天豪将袖子微微卷起,露出略微苍老的手臂,将其缓缓地放到姜枫小腹左下一个拳头的地方。

“喝!”伴随着姜天豪父亲的一声大喝,放在姜枫面前的整条手臂如同充能一般,顿时便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旋即更是有一道又一道的淡白色的白雾汇聚在其父亲粗糙的掌心中,姜天豪将周围泛着白光的手放到姜枫腹部,白光缓缓的没入姜枫小腹中,随后更是在其身体宛若游动的鱼儿一般游动起来,弄得姜枫一时间瘙痒不已,难以强忍笑声。

半刻钟过后,那道宛若游鱼般的白光回归到姜天豪的手心,旋即脸上掠上一抹淡笑道:“嗯,不错,小枫,果然修出武道,终于成为修士了。”

这是三年来姜枫父亲第一次笑得那般自然,不再是牵强一笑带过。

姜枫也开怀的笑了起来,但是他内心却暗下决心:“从今往后他要父亲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牵强的一笑带过。”

“小枫,修炼武道的这段日子来一直都受了不少苦吧,今日便好好休息吧,明日开始,我将教你如何运用武道修炼。”

姜枫点了点头,稚嫩的脸上轻笑道:“不苦,能看见爹开心一笑就不苦。”

姜天豪一时间语塞起来,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突然,姜枫如同想到了什么般抬起头对着姜天豪问道:“爹,我能问你个事情么?”

姜天豪看到姜枫稚嫩的脸上一脸正经的态度,不由得收起笑颜,疑惑道:“怎么,你问吧。”

姜枫把玩了下指尖,眉头微微一颦道:“爹你可以告诉我们族后山那棵参天古树的来历么?”

听到姜枫这句话的姜天豪脸上可见的笑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震惊,甚至说是畏惧。

这让姜枫更加好奇,这棵神秘的参天古树到底有什么隐秘。

《天武领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