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快穿之女配不服 69文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虐文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

婚恋连载中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为Lelyee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耳边传来了一男一女的争吵声。 “既然这样,一会等成云醒过来,好好给她道歉。” “许寒澈!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5 12:03: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为Lelyee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耳边传来了一男一女的争吵声。 “既然这样,一会等成云醒过来,好好给她道歉。” “许寒澈!你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免费试读

我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耳边传来了一男一女的争吵声。

“既然这样,一会等成云醒过来,好好给她道歉。”

“许寒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人总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真的不是我做的...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

我:“?”

一股庞大的信息冲进了我的脑海。这一段信息流有文字也有回忆。文字是一篇数十万字的小说,以及其大纲和人物设定;回忆则是我现在的身体前任主人的回忆,但这些记忆大多是零碎的记忆片段,并不是这位少女从小到大的全部回忆。

我被打得有点懵,随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应该是穿越到了一本主要受众为小女生的小说里。

这是一本非常老套的言情小说。女主贺成筠是男主许寒澈的未婚妻,也是十八年前救了男主一命的小女孩。而我穿越成了女配贺成云,也就是女主她妹,被男主误以为是十八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而就在一天前,贺成筠和贺成云在扶梯旁,为了许寒澈的归属权和控制权大吵一架,贺成云大概是脑子有点问题,为了诬陷贺成筠,掐好时间,自个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我消化完毕脑壳里庞大的信息,便咳嗽两声,转头看向我病床前的那两人,两道目光齐刷刷地向我扫来。

映入眼帘的是两张极其好看的脸,左边站着的那个男的就是许寒澈,是个标准的冷美人,近乎有些让人惊艳了;而右边的那个女孩是贺成筠,一张漂亮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一双杏核眼里又气又恨。

也难怪,被自己的亲妹妹诬陷,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折辱,是我估计要…算了,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得是多奇葩的一群人能干出这种事。

我:“什么情况?”

许寒澈目光转向我之后的一瞬间,面上的冰霜骤然间融化了,竟然露出了几分温柔来。

他在我身旁坐下,看我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件脆弱而珍贵的物件:“成云,你感觉还好吧?”

我感觉自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得很。”

许寒澈大约是想伸手摸我的脸,但或许是因为害羞,手只伸到一半就停住了,只虚虚地拂过了我的发梢:“别闹,你看看你的脸色。”

有一说一,虽然这个人肉麻得让人有些不适,但是他的手白皙又修长,指温大约是冰凉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暖一暖。

我克制了一下自己,默不作声地别过脸:“作为一个有婚约在身的人,你不能稍微自重一点吗?”

他像是被烫着了一般收回了手,近乎有些无措:“我会退婚的。”

我给整笑了:“你是三岁小孩过家家?想退婚就退婚?和你结婚的好歹是贺家千金,你退婚了我们老贺家脸往哪放?”

贺成筠从小就千娇百宠,现在更是个还呆在象牙塔里的小姑娘,城府浅得一批;而这两三年来,她又被贺成云栽赃了无数次,早已是个贺成云PTSD重度患者。

于是听了这话的贺成筠想也没想,下意识地以为贺成云要搞什么以退为进的骚操作,便愤怒又委屈地冲着我道:“贺成云,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许寒澈大约是被我整得有点懵:“可她推你下楼...”

我:“是我自己滚下去的。”

许寒澈:“?”

贺成筠:“??”

我打量了片刻许寒澈,这个男人除开有点憨,其他各方面都是顶配,风格也是我最喜欢的那一挂,如果放在上一世,让他当我情人也不是不能接受。不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本小说正文结束之后,他和贺成筠的恩爱日常都有二十多章。

综上所述,这个男人不是我的东西,所以我对他也没有那方面的打算。

我:“对,我本来准备栽赃一下我这个傻姐姐,但现在良心发现。”

许寒澈:“成云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我没说胡话——而且,十八年前救你的根本不是我,是贺成筠。”

许寒澈:“??”

贺成筠:“???”

我:“我看你对我那么好,就知道是有什么误会——我之前的确沉溺与你的财富和美色不可自拔,但现在我的已经不同往常了,我现在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是一个全心全意为社会做贡献,而不是沉溺与情情爱爱的人,所以,请你自重。”

贺成筠:“成云,你...??”

我看着许寒澈,他的眉梢眼角仿佛结上了一层厚厚的霜。

我:果然,冰美人才是真绝色。

下一刻,许寒澈却走上前来。我推测他大约是想掐住我的下巴,但或许又是因为害羞,他像是遭到挑衅的初中男生,虚虚地提起了我的领子。

许寒澈冷冷地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推开我?你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你做梦!”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我对着僵在了一旁的贺成筠道:“你看,这就是男人,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可长点心吧。”

贺成筠眼泪流了下来,她捂着脸跑了出去。

许寒澈手上加了力道:“你说什么?”

我:“我说,这家医院是我们贺家的产业,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叫保安了。”

我面不改色地看着他:“还有,你靠得太近了。”

不出我所料,许寒澈面色一僵,片刻之后松了手。

我:“你冷静思考一下,如果你退婚娶我,旁人会怎么看我?会怎么看我姐?我们两家的股值会蒸发多少?你但凡有点脑子,就给我清醒一点。”

许寒澈咬了咬牙,露出了一点难堪的神色,压低了声音道:“但我喜欢你。”

我被整笑了:“你这是喜欢?你不过是想透我罢了。”

许寒澈迷茫:“透?”

我心说:我一时间竟然觉得他实在装纯。

于是我换了个更加通俗的说法:“你那是喜欢吗?你那是馋我的身子,你下贱。”

许寒澈愣了两秒,大随即白皙的面庞上染了一层薄红:“你!”

我:“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我们这个年龄段,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是我们是人,为了名誉,权力,金钱,和道德,我们得克制,懂吗?”

许寒澈的眼神黯淡了下去:“我以为你也喜欢我。”

我十分混蛋地说:“我的确喜欢你,像你这样一个好看,年轻,又富有的男人,我想没几个女孩不喜欢。”

许寒澈抬眼看向我,眼睛里带了一点光亮。

我继续道:“可是我更爱我的家族,和我的姐姐。”

许寒澈一愣,面色一冷,眼里的光也黯淡了下去。随即他起身,语气中带了点怒意:“那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我摊手:“你也没给我机会啊?搞暧昧不捅破窗户纸,这不是情场上基本的素养吗?”

许寒澈耳根都红了,他咬牙切齿:“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谁和你搞暧昧?我是,我是...”

我忍不住调笑道:“你是真心?”

他抬起眼来看我,一双修长漂亮的眼睛里透着羞愤与难过;半晌之后,他移开了目光,面上的浅红拂去,又是一张宛若挂着冰霜的脸孔。

许寒澈:“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就此告别吧,贺小姐。”

我看着这个男人离开,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毕竟就算这个男人再好看,对贺成云再死心塌地,对于我而言,也不过是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漂亮男人罢了,更何况他从来都不是我的人。按照原本的世界线,五年之后,他就会看清贺成云的真面目,明确自己对贺成筠的心意,从此展开追妻火葬场之旅。

除此之外,我感觉他作为许家这个大家族的儿子,实在是有点幼稚。虽然作为一个男人,或者男孩,适当的幼稚能让人增加好感,但过度的幼稚就很煞风景了。

喜欢自己未婚妻的妹妹,这种事本来不算什么,毕竟不论名门望族还是小家小户,肮脏的事情都多了去。问题是他现在才接手家业,根基未稳,脑壳里就想着情情爱爱搞女人,也不去思虑后果,让人感觉这人脑子有点问题。

看着自己被吊着石膏的腿,我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心说这个原主是不是脑子有病,为了个男人,又是把自己弄得骨折,又是去给自己亲姐姐泼脏水,值得吗?

不过看了看许寒澈和贺成筠的所作所为,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谁。这些名门望族的少爷小姐,如若是不理事务的纨绔,做出这种二B事情我还能理解。

问题是他们俩都算得上常人眼里的“青年才俊”,许寒澈刚刚在A国某名校念完Phd,开始着手接手家业,他今天的表现让我不得不怀疑,他家里是不是给那所学校捐了栋楼。

贺成筠...我读了读记忆,这个妹儿除开性子有点辣,脑壳有点憨以外,几乎没什么问题。她今年正要从本地一所非常不错的高校本科毕业,B国某大学研究生的offer也在前天寄到了她的邮箱。我翻看了下相关的记忆,得知贺成筠读的营销管理双学位。十有八九,作为贺家长女,她毕业了也要帮着家里做事。

看完了这本小说里主要角色的大致情况,我看着天花板,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了那个我已经离开的世界。

不知道我的公司在我离开之后垮掉了没…虽然我早有准备,但商场如战场,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蝴蝶效应,更别说是董事长兼CEO病逝这种大事。但我是真的没想到,穿越这种事情会发生到我身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上辈子除开几十个亿的资产,七八个情人,我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钱可以再挣,情人可以再找,大不了这辈子用贺成云的名头再打拼一次。

我上辈子还是白手起家,这辈子好歹是个千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 免费阅读章节

《在下女配不服来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