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予卿笺》 Mary 予卿笺同人志

予卿笺

婚恋连载中

完结小说《予卿笺》是秋月落笙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沐卿,那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灵气的公子低了低落雪的眸,淡淡地道:“那都混凡间的名号,我还是比较喜你叫我妄生师父!软糯多了。” 她纤细的两根手指,扣在那盛酒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6 08:02: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予卿笺》是秋月落笙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沐卿,那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灵气的公子低了低落雪的眸,淡淡地道:“那都混凡间的名号,我还是比较喜你叫我妄生师父!软糯多了。” 她纤细的两根手指,扣在那盛酒

《予卿笺》免费试读

那灵气的公子低了低落雪的眸,淡淡地道:“那都混凡间的名号,我还是比较喜你叫我妄生师父!软糯多了。”

她纤细的两根手指,扣在那盛酒的玉杯两头,粉润的唇瓣轻吹杯中印落的月影,惊起一波涟漪。笙卿嘴角轻笑:“妄生…师父。那都是多久的事了…都有些想不起来了。”又作势揉起太阳穴。

“那妄生师父,不好奇我怎么在这儿?”她打趣说道。

“不好奇…”

“啧,妄生师父的性格倒是一如既往的讨厌!该配合我演出的你……(;′⌒`)”笙卿撑着下巴,小声嘟囔起来。

“啧,我一睡醒就看见你心情差的很!”妄生揉揉脖颈,十分疲惫的样子。

她翩坐在窗阁上,轻蹬着珠白细嫩的脚丫儿,轻笑道:“刚才对沐卿你可乖多了,不会还生气我把你偷偷带下来?”

“若不是你,我现在正享受四方供养,自在的很……”妄生背起手来,冷色傲慢说道。

笙卿似长叹了口气…

妄生抬眸,轻弹手指,笙卿怀中酒壶落到他手上,“你现在不过一缕残魄,什么时候消失都不知道…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笙卿低眸把弄着那玉杯,似若有所思道:“当日我被白鳞剑刺穿,最后一丝残魄留在师兄灵羽上,我那师兄找遍四海八荒,才找到那个丫头,用了半世法力将我这半缕残魄养护在那丫头体内,才让她如今半人半仙之体…”

妄生蹙眉道:“所以你的劫让她去帮你渡?”

“如今她即是我,我即是她…这劫不得不不渡啊…”她抿嘴笑道。

“还不是有人立下那种誓言…白霜儿那世你倒是收回不少法力…”妄生提了提眸子,撇了撇嘴。

笙卿伸手比了比剂量似的道:“一点点罢了…”

妄生站在窗阁前,月落难地,不知哪儿来的风似吹衣衫,清冷如素,道:“你那世所犯之罪,其一,因你张扬跋扈,落人口舌,白家一门流难无数,其二,因你妒狠,白露儿飘零半世,其三,时家公子因你而死…你可知罪!”

笙卿闷声一笑,抬手扶在眸上道:“噗哈哈…您这般要治我罪的,像极了那年我喝光你葡萄酒的样子…明明妄生还像个少年郎模样,怎么和天机宫的老头儿一样顽固…”

“你这顽劣的性子倒是一点没变…”妄生无奈扶着额。

“还不是那个叫书凌霄的公子教的…还是叫你妄生书,未来使!你比较喜欢哪个呢,小笺子!”笙卿歪头嬉笑打趣道。

“咳!”妄生喝着酒被狠呛了一口,想起笙卿儿时还是可爱极了…现在越来越无赖样儿了。

“天快亮了,我该走了!帮我叫醒她哦!下次见哟!亲!”笙卿摆摆小瓜子,消散而去。

“知道了…快滚!”妄生交叉环抱着双臂,歪头道。

妄生回头,看着那脸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沐卿,嘴角斜斜一笑,俯低身子,伸手拽起沐卿肩头一撮头发,轻蹭在她鼻头上。

“萝儿,别闹!不喜欢吃龙须糖,黏牙…呼…”沐卿摸摸鼻头。

“噗…”妄生不由笑出声来。

沐卿听见动静,这才半眯着眸子醒来,正瞅见一白花花的人脸凑在自己脸上,“喔哦!”惊的直起身子。

“你哪位?”沐卿抹抹嘴角睡意太深的…口水…,心中实在不悦说道。

“我不就是上回带你看幻境的书笺嘛。”他眉开眼笑道。

“你还能变身,还变的挺好看的…”沐卿咪着眸子左右打量,看着这美人儿模样,似乎心情都舒畅了些。

“那是…上回3D体验不错吧?”这沐卿似初生含苞的花儿,这要是现在好好调教,肯定比笙卿可爱多了,他眸子闪动。

“其实我不知3D是什么…就是脱口而出…”沐卿也觉得奇怪的很,总觉得这些词汇似曾相识似的。

“咳!不知道没关系!可以慢慢了解!这个3D说的就是…”他清清嗓子,手撑着下颌,温润细说道。

……

世有三阁,三界第一阁“济尘阁”渡升仙长寿。第二阁“六星阁”又名天机宫,顾名思义六位星君共同执掌,渡人现世。之后呢,便是往生阁渡人魂魄,后世之阁,逝去才晓。

“六星回转渡,道是万般缘…这麽又变了。”一身材高大的女子,站在天机宫门口,嘴里小声念着,宫门上幻出的几个字。

“软软回来了…”后头一白胡子老头儿,轻唤了声。

那女子回头,一身白粉藕裙,披了件素白帛,棱角分明又略显英气的脸,细长的眼睛,高挺的鼻,低了低眼,目光如炬,面目冷色,盯得人后脊发凉。

“嗯…回来了…”她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道,面色冷俊,目光似凶悍的很盯着他。

“回来…回来就好。司命有请!”他后脊背似有汗意,吞了吞口水,我没惹她吧…

“嗯…好久不见!您身体怎么样!”她目光直直的打在他身上。

“哈!哈!还…还不错,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一溜烟的跑走了。

“嗯…很精神。”她提起嘴角,似尖利一笑,吓得旁边端茶侧过的侍女一哆嗦。

琉璃瓦坐,金玉镶壁。一银白色披肩,双蛇花纹落袖的乌发男子,戴着乌纱冠帽,侧模倒是硬朗十分,眼垂下却是深深的一道黑沟。似疲惫极了,咬着笔头,卷着手上的纸书,蹙着眉头想着什么。

“司命!”她铿锵有力的一声。

那男子手里的笔差点惊掉在地,耷拉着眼眸说道:“软软来了…这次怎么去这麽久…”

“因那白霜儿转世不知为何转的太久……我也没办法一下子回来!”她揖礼说道。

他摊倒在袄座上,半睁着眸子道:“真是的,那白露儿也是,易容的药都给了,结果只是帮她出逃…害得你又要演一回坏女人。”不过平时面瘫的软软,化身凡人演坏人的样子还有模有样儿。

“嗯…”她似低低眸光,似委屈道。

“唉,下次演好人?”司命直了直身子说道。

“嗯…”她咧嘴一笑,狠瞪了一眼司命。

“嗯…你开心就好!我还要算账呢,这个月开销太大了。”他扶袖掩面,苦脸道。

“嗯…我退下了。”她踏着小步子离开了。

司命瘫躺在袄坐上,敲敲额头:“笙卿啊!何必呢…你呀是拼不过天命的”

……

《予卿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