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寂寞婚途》寂寞婚途宁溪 父子文 寂寞婚途BG文

寂寞婚途

婚恋已完结

火爆新书《寂寞婚途》是夏七月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宁溪,陆医生,书中主要讲述了: 郁时年矜贵优雅握着碗筷的手,轻轻一顿,掀起了眼帘。 曲婉雪皱了皱眉,“谁?” “就是那个林管家带来的女佣!那个农村来的李娟!说是

|更新:2020-09-13 08:06: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寂寞婚途》是夏七月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宁溪,陆医生,书中主要讲述了: 郁时年矜贵优雅握着碗筷的手,轻轻一顿,掀起了眼帘。 曲婉雪皱了皱眉,“谁?” “就是那个林管家带来的女佣!那个农村来的李娟!说是

《寂寞婚途》免费试读

郁时年矜贵优雅握着碗筷的手,轻轻一顿,掀起了眼帘。

曲婉雪皱了皱眉,“谁?”

“就是那个林管家带来的女佣!那个农村来的李娟!说是被少奶奶您的车给撞到了手臂,就她!”崔小桃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憋的满脸通红。

郁时年放下手中的碗筷,向后靠在座椅上。

“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我亲眼看见的!”崔小桃说,“我亲眼看见她把绑着石膏的绷带给拿下来,手臂是完好的!不信你可以叫她过来问问!”

郁时年转向了林管家,“林管家,怎么回事?”

林管家听见自己被点名,急忙向前走了一步,“李娟是在两个星期前,少奶奶开车出去的时候,撞到的人,当时是去医院看过的,说是骨折。”

“医院是你跟她一块儿去的?”郁时年问。

林管家说:“并没有。”

郁家开车去的车,就算是撞死了人也能拿钱了事,根本就不必要派人亲自出面去解决。

郁时年冷冷的笑了一声。“也就是那女佣一面之词了?”

林管家没答话。

郁时年轻扣了两声桌面,“有意思,去把这个李娟给我叫过来。”

林管家说:“是。”

曲婉雪一直以来都想要和郁时年好好地过一次二人世界,可平时不是去主楼陪着老夫人吃饭,规矩多的很,就是在自己的别墅里,还要有郁思睿这么一个电灯泡,想要做点什么都不方便。

现在倒好,下人也都是一个个不省心的。

林管家匆匆走到佣人区,迎面碰上了张嫂,“快去叫李娟出来。”

张嫂一听,心里用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出什么事了?”

“你别多问了,快点把她叫过来吧。”

张嫂听林管家这样说,更加是忧心忡忡的,去到李娟的房门,敲了敲门,“娟儿,你在不在里面?”

里面传来了闷闷的一声。

“在。”

宁溪顶着满脸潮红过来开门,张嫂一看她的面色,伸手就去触她的额头,“你发烧了!肯定是这两天干活给累的!又一直吃不上饭。”

宁溪揉了揉眼睛,“没事儿。”

“你赶紧出来,林管家说少爷和少奶奶叫你,你知道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宁溪的瞳孔因为恐惧一下就紧缩了起来,眼光都在轻轻地颤着,“我、我不知道……我不想去。”

张嫂心里也是担忧,但是上面人的话,他们也只有听的份儿。

“你去吧,有什么事儿都说清楚,要是说这两天工作的事儿,我帮你作证。”

宁溪面上的表情还是怕的不行,张嫂拉着她来到了林管家面前,“这孩子胆小,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林管家,你看……”

林管家怎么能不知道呢,这农村女孩就是他给带进来了。

这也算是无妄之灾了,莫名其妙的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走吧,能帮的上的我会帮的。”

郁时年看了两次时间,才看着从佣人住房区那边,走过来一前一后两个人影。

林管家在前面,一个个子娇小的农村女孩低着头跟在身后。

曲婉雪斥责着:“身为佣人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么?还要少爷派人去三催四请的?”

林管家躬身解释:“因为李娟发烧了,所以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崔小桃给打断了。

“不可能!她又是在装病!五分钟前还是好好的,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发烧了呢?”

宁溪站在灯光下,双手不断的在攥着自己的衣角,明显颤抖嗫嚅着,“我没有……说谎。”

郁时年打量着她。

这两天里,这个女佣在自己的面前也实在是太过刷脸频繁了。

特别是顶着和那该死的女人相似的一张脸。

“抬起头来。”

这是郁时年对她第二次说这句话。

只是,宁溪听来,已经完全没了第一次的那种害怕和惊惶。

在郁时年的印象里,她还是三年前的样子。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土里土气来自农村的女孩李娟。

郁时年对上宁溪看过来的目光,心头忽然一颤。

不是因为这双眼睛的漂亮。

而是因为……清澈。

清澈的就好似一眼可以看到底的一汪清泉一样。

曲婉雪现在心里不爽快,就想要找一个干脆利落的解决方法,把这些无关人等都给赶出去。

她说:“这还不简单,去叫陆医生来。”

陆医生是在郁家的家庭医生之一,就住在隔壁的楼里。

林管家打电话去请,陆医生不过三分钟就到了。

“少奶奶,是您有哪里不舒服么?”

“不是我,”曲婉雪朝着站在中间的宁溪扬了扬下巴,“你去侧一侧,看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陆医生从医药箱里面拿出来电子体温测量器,走到站着的宁溪的面前,拿着电子体温器,在宁溪的额头上滴的测了一下。

曲婉雪向后靠了靠,慵懒的问:“怎么样?”

陆医生回答:“三十八度一,是高烧了。”

崔小桃眼睛愕然睁大。

“不可能啊!”

怎么会忽然就发烧了?下午,不就在刚才跟她一句顶一句的时候不还是生龙活虎的,现在就成了病秧子了!

陆医生从医药箱拿出来两盒药,递给宁溪,“这个是退烧药,这个是消炎药,你先吃一下。”

“谢谢。”宁溪嗓音沙哑的说。

曲婉雪看向崔小桃,“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崔小桃有点结巴,“我、我、她……她的骨折是装的!”

曲婉雪揉着太阳穴,侧头去偷偷瞄郁时年的脸色,可郁时年刚好是低着头,头发垂下来在脸上遮挡了一片阴影。

“陆医生,一块儿给看了吧。”

郁时年撑着腮,挥了挥手,脸上看不出喜怒。

陆医生看着宁溪胡乱缠着石膏的右臂,皱了皱眉,“你这种包扎手法很不专业,骨头很容易长歪。”

他向前走了一步,宁溪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

崔小桃眼神里露出了势在必得,“你看她还在躲,她就是心虚!李娟你就承认了吧!你就是一直在伪装!”

郁时年指了指站在一旁的两个人,“去把她按着,拆开她手臂上的绷带。”

《寂寞婚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